Skip to content

EHP Chinese Edition

原文导读 Category

PM2.5暴露与胰岛素抵抗 ——氧化应激可能起中介作用

September 22, 2017 Comments Off on PM2.5暴露与胰岛素抵抗 ——氧化应激可能起中介作用
Read More

妊娠早期高温天气的影响 ——先天性心脏病的潜在危险因素

September 22, 2017 Comments Off on 妊娠早期高温天气的影响 ——先天性心脏病的潜在危险因素
Read More

《有毒物质控制法案》2.0—化学品风险管理新时代

September 22, 2017 Comments Off on 《有毒物质控制法案》2.0—化学品风险管理新时代
Read More

混合模型预测PM2.5暴露相对风险

September 22, 2017 Comments Off on 混合模型预测PM2.5暴露相对风险
Read More

欧洲火灾的余波:对植被燃烧烟雾所致过早死亡的估计

September 22, 2017 Comments Off on 欧洲火灾的余波:对植被燃烧烟雾所致过早死亡的估计
Read More

大气细颗粒物(PM2.5)与肾功能 ——长期暴露可能导致小幅下跌

September 22, 2017 Comments Off on 大气细颗粒物(PM2.5)与肾功能 ——长期暴露可能导致小幅下跌
Read More

PM2.5暴露与宫内感染 ——早产和低体重出生的一种可能机制

September 22, 2017 Comments Off on PM2.5暴露与宫内感染 ——早产和低体重出生的一种可能机制

PDF格式

宫内感染(IUI)是各种不良出生结局的一个危险因素。一些研究者推测,宫内感染也可能在早产儿或低体重发生的风险中起一定作用。其他一些研究表明,妇女妊娠期暴露于细颗粒物(PM2.5)可增加新生儿早产或出生体重过轻的风险。一项新的

一位孕妇与她年幼的儿子

当研究人员估算孕妇PM2.5暴露时,他们发现较高的暴露与宫内感染的发生率有关。虽然与所有孕期的暴露都存在关联,但在第二和第三孕期,PM2.5暴露与IUI间的关联较弱。
©Roderick Chen/Getty Images

研究[EHP 124(10): 1608–1615 (2016) Nachman RM, et al.]将这些线索串联起来,并提供证据表明,IUI与PM2.5暴露有关。论文的共同作者Marsha Wills-Karp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名环境健康科学教授。她说:“这项研究提示我们胎盘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即与胎儿密切相关的炎症,而这与空气污染暴露存在关联。”

IUI是指胎盘的一些区域受到感染,这种感染与任何临床感染都不同。据估计,这发生在25~50%早产和20%的足月产儿,尽管由于不经常使用灵敏的检测方法导致这方面数据非常匮乏。产妇在分娩时发烧是可能有IUI的一个线索,但可能因为其他原因所致,而且并不是所有的IUI产妇都有发烧的症状。

研究人员对大型波士顿出生队列中(Boston Birth Cohort)的5000余对母子数据进行了分析。这些新生儿于1999-2012年间出生在波士顿医疗中心。为了评估妇女在怀孕期间和刚刚怀孕时的PM2.5暴露量,研究小组使用了位于马萨诸塞州的13个空气质量监测站的历史数据。他们根据分娩时出现发热症状和胎盘病理学结果判断产妇有无IUI。

结果表明,每个妊娠期PM2.5暴露与IUI发病率之间均呈正相关。妊娠三个月内的暴露与分娩时IUI发生之间的关联度最强。在妊娠头三个月内,最高暴露水平组的孕妇分娩时发生IUI的人数为最低暴露水平组孕妇的两倍,尽管只有不到1/3的孕妇PM2.5的暴露水平超过美国联邦政府的年均标准限值。研究结果还发现,孕前三个月的暴露水平也与分娩时IUI发生间存在关联,然而在校正其他孕期的暴露后,该关联变得不显著了。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流行病学教授Beate Ritz认为,这一新的发现提示了PM2.5暴露与低出生体重和早产间在某种程度上存在着因果关联。Ritz未参与该项研究,她说:“我认为需要更多的中介生物标志物才能解释这种关联,正如该团队在本研究中所做的那样。这些正是我们在这一领域需要真正证实的生物学关联。作为向生物学通路迈出的一步,炎症非常合乎逻辑。”

研究人员不知道IUI是发生在妊娠早期,还是在分娩前的一周,抑或是介于两者之间。因此目前考虑将IUI视为评价PM2.5早期生物学效应的敏感生物标志物还为时过早。尽管如此,研究结果可能有助于确定妊娠窗口期,以便在今后的临床研究中进行更深入的随访。

巴西圣保罗大学(University of São Paolo)从事空气污染研究的Mariana Matera Veras也没有参与这项研究,她认为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评估孕期IUI的进展情况。她赞扬作者考虑到了孕前暴露的风险,并重申在低于可接受限值的暴露水平下仍能观察到PM2.5暴露与IUI间的关联。她说:“我认为空气污染的‘安全水平’是不存在的。”

该研究还强调了胎盘可作为流行病学数据的潜在来源,文章的通讯作者、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布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疾病的早期生命起源中心(Center on Early Life Origins of Disease)主任Xiaobin Wang说道。“胎盘是如此重要的器官,”她说,但研究人员传统上没有对其作深入研究。“这种经常被丢弃的器官在评估环境暴露的早期健康影响方面可能有一些实际价值。”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胎盘病理用于揭示PM2.5暴露和IUI发病间关联存在一定的限制:“胎盘病理结果并不能完全告诉我们这是如何发生的,”Wills-Karp说。“为了进行更多的机制研究,我们必须通过培养胎盘细胞来获得活的组织,而不是简单地依靠病理切片检查。”

 PDF格式

Nate Seltenrich, 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主要撰写科学与环境方面的文章。他为《西部新闻》(High Country News)、《山岳协会杂志》(Sierra)、《地球岛杂志》(Earth Island Journal)、《旧金山纪事报》(San Francisco Chronicle)以及其它地方与全国性出版物撰稿。

译自EHP 124(10): A190 (2016)

翻译:张蕴晖

*本文参考文献请浏览英文原文

原文链接

http://dx.doi.org/10.1289/ehp.124-A190


野火烟雾带来的健康影响

September 22, 2017 Comments Off on 野火烟雾带来的健康影响
Read More

“深水地平线”原油泄露后的女性心理健康

September 22, 2017 Comments Off on “深水地平线”原油泄露后的女性心理健康

PDF格式

一些研究发现,遭遇原油泄漏事件的人群其心理健康和行为效应受到不良影响。而此类事件对不同受灾人群带来的心理影响是否不同?一项新研究[EHP 124(9):1429–1435 Rung AL, et al.]对此问题进行探讨,该研究着眼于2010年“深水地平线” (Deepwater Horizon)原油泄漏事件如何影响女性心理健康及其可能带来的家庭冲突。

一只蜻蜓在被原油污染的海草上

WaTCH研究中超多25%的女性自述在“深水地平线”原油泄漏后出现抑郁症状,而16%的女性报告家庭冲突增加。
© Associated Press

该研究的第一作者、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新奥尔良健康科学中心(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 Health Science Center)的副教授Ariane L. Rung表示,“我们认为受到石油泄漏暴露的女性就是一个研究小组(就“深水地平线”事件而言)。”女性受其亲密伴侣虐待的可能性是男性的2.5倍左右。而女性在家庭结构中也具有影响力。她解释道,“她们经常对家庭中财务、饮食和育儿方面的核心事务作日常决策。“

Rung及其共同作者采用来自女性及其子女健康(Women and Their Children’s Health, WaTCH)的纵向研究的第一波访谈数据。该研究旨在评估深水地平线原油泄漏对附近居民的健康影响。访谈涉及路易斯安那州南部沿海地区的2, 842名女性。大多数女性具有高中而非大学学历,非西班牙裔白人,已婚或与伴侣共同生活。

研究人员对其女性研究对象的有关原油泄漏的经济暴露和物理暴露进行询问。经济暴露包括参与者是否因原油泄漏而损失收入,原油泄漏是否对气家庭财务造成负面影响,以及她们是否认为泄漏事件对她们的影响更甚于其他地区。物理暴露包括研究对象是否闻到原油气味,是否以其他方式暴露原油,以及泄漏事件是否直接影响狩猎或钓鱼等娱乐活动。

研究对象接受了标准量表测量以评估其抑郁及精神应激的症状。最后,她们还回答了有关家庭冲突的频率和强度的问题。

超过25%的研究对象报告有抑郁症状,13%报告有严重精神应激症状。此外,16%的受访者表示,自从泄漏事件以来,她们与其伴侣多次发生争执,而11%的受访者表示,她们的争执强度有所增加。

Rung及其共同作者指出,她们没有原油泄漏事件发生之前研究对象的心理健康的有关数据。在原油泄漏事件之前,这些女性可能有更高的抑郁率,这可能与卡特里娜飓风和丽塔飓风等灾害有关。该研究的作者还承认,没有一个客观评价个体对原油泄漏暴露的标志物。Rung表示,“我们不得不依靠研究对象对其暴露情况进行自评。”

南加利福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社会政策和健康专业的教授Lawrence Palinkas指出,尽管这项调查时横断面的,但是WaTCH本身是纵向研究。Palinkas表示,“如果后期随访显示研究对象的症状随时间减少,但依然存在长期效应,那么我不会为此感到惊讶。”他还补充说,可能存在比女性更易受此影响的亚群存在,如低收入女性可能更易受到长期影响。Palinkas未参与该研究。

基线心理健康数据缺失,这在灾害研究中并不少见。据Palinkas的观点,验证研究结果的方法之一,是将其与其它研究结果进行比较,如他对1989年阿拉斯加的埃克森瓦迪兹漏油事件造成的心理影响的有关研究。他表示,Rung及其共同作者报道的心理健康不良影响的自评率与他们在埃克森瓦迪兹漏油地点附近居住的居民中的研究结果相近。

研究人员承认,他们对有关家庭暴力问题的询问是一般性质的,而非有关伴侣暴力的全面描述。“研究对象对这些问题的肯定的回答可能会引出暴力有多严重的进一步问题,”Rung如此表示,“但是我们的研究并非为此而设计。”

PDF格式

作者介绍:Nancy Averett,居住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专门撰写科学和环境的文章,其文章发表在《太平洋标准》(Pacific Standard)、《奥杜邦》(Audubon)、 《探索》(Discover)、《环境杂志》(E/The Environmental Magazine)及其他出版物上 。

译自:EHP 124(9):A170 (2016)

翻译:杨 迪

*本文参考文献请浏览英文原文

原文链接

http://dx.doi.org/10.1289/ehp.124-A170


检测电子烟调味剂中的化学成分

September 22, 2017 Comments Off on 检测电子烟调味剂中的化学成分

PDF格式

“吞云吐雾”是2014年牛津英语词典的年度词汇,与“自拍”、“刷剧”一起收录进了现代词典,这证明了包括电子烟在内的电子尼古丁设备越来越受欢迎。电子烟利用含“电子烟液”的烟弹可以产生各种味道的烟雾。研究者在EHP [Allen JG, et al. 124(6):733–739 (2016)]报道称,92%的电子烟液产品被证实至少含有与职业性肺病有关的三种化合物中的其中一种。

电子烟

新的研究表明二乙酰及相关化学物在电子烟液中广泛存在,但现在说这些化学物会不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影响还为时过早。
©Adél Békefi/Getty

随着电子烟越来越流行,关于使用电子烟的潜在效益和危害的争论也越来越多。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David Nutt提倡使用电子烟以降低健康危害,他认为电子烟比传统的烟草更加安全,因此电子烟象征着公共卫生领域的一个重大进步。而其他学者认为这种说法忽视了电子烟可能会吸引那些不曾抽烟的人。两篇近期的文献综述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使用电子烟的吸烟者比不使用电子烟的吸烟者更难戒烟,这与大众的观念完全相反。

至2016年上半年,电子烟仍不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署(FDA)的管理,也不受2009年《烟草管理法》(Tobacco Control Act)中对烟草产品的使用年龄的限制。正是因为这一点,电子烟在年轻人中迅速流行起来。2015年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调查结果显示,约有16.0%的高中生和5.3%的初中生在过去30天内使用过电子烟,自2011年,这两类人群的电子烟使用率已分别增长了91%和89%。

许多用于调味电子烟液的化学物,包括二乙酰及类似物2,3-乙酰基丙酮和乙偶姻,已在食品厂使用了数十年。然而,香料和提取物制造商协会(Flavor and Extract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FEMA)指出,香料的主要安全评估项目并没有评价这些化学物在人类食物以外的产品中的使用。FEMA进一步指出不允许制造商和销售商仅仅因为FEMA准许这些调味剂在食品中的使用而声称电子烟液调味剂是安全的。

由于二乙酰及2,3-乙酰基丙酮的吸入已证实与微波爆米花厂、咖啡加工厂工人的职业性肺病有关,因此,许多研究者认为有必要认真评估这些化学物在电子烟使用者中的潜在暴露情况。Joseph Allen,哈佛大学的环境卫生科学家,和同事着手研究了二乙酰、2,3-乙酰基丙酮和乙偶姻在电子烟液样品中的含量。他们测试了51种电子烟液所产生的烟雾,其中包括领先品牌或特别受年轻吸烟者喜爱的产品。

51种电子烟液中有47种至少含有这3种化学物中的一种,其中39种含有二乙酰,23种含有2,3-乙酰基丙酮,46种含有乙偶姻。在不同样本中,这3种化学物在每支电子烟中的浓度分别为几乎检测不出到239 μg、64 μg和529 μg。

这51种电子烟液只是所有在售产品中的一小部分而已,特定产品中的化学物成分差异很大,这些化学物在不同电子烟设备中的作用方式也不尽相同。因此,Joseph Allen及他的团队认为他们的结果不能外推到市场上所有的其他产品。尤其是这项研究并未评估二乙酰、2,3-乙酰基丙酮和乙偶姻在吸烟者中的水平,更不用说健康效应了。因此,通过电子烟接触这些化学物会产生健康损害的说法还为时过早。

由于缺乏相关试验,认为这些电子烟是完全安全的想法也未到下结论的时候。James F. Pankow是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的一名环境卫生科学家,他说,“电子烟还含有其他令人担忧的化学物,而我们还未能及时地做相关的毒理学研究工作。”此外,他还提到,人体反应是非常复杂的,慢性暴露要一段时间后才会发展成疾病,我们还不知道20或30年后,流行病学资料会显示什么样的健康效应。

PDF格式

Carrie Arnold, 居住在弗吉尼亚州,是一名自由科学撰稿人,她也同时为《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探索》(Discover)、《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史密森尼》(Smithsonian)等刊物撰文。

译自EHP 124(6): A115 (2016)

翻译: 陈 姣

*本文参考文献请浏览英文原文

原文链接

http://dx.doi.org/10.1289/ehp.124-A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