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HP Chinese Edition

EHP 中文版

漫漫复原路: 飓风桑迪对环境健康的影响

June 9, 2014 聚焦 Comments Off on 漫漫复原路: 飓风桑迪对环境健康的影响

PDF格式


建筑承包商John Pierciey 站在新泽西州马纳斯堪镇(Manasquan, New Jersey)的一户人家内,这幢建于20 世纪50年代的房子内部已经清除一空。所有内饰——墙板、两层木地板、一层毛毡——都拆掉了,以清除飓风桑迪带来的洪水导致的霉变。“这是我在一个星期内清空的第6幢房子了,”Pierciey说道,“每一幢都不一样,全部拆开之前你根本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

居民和志愿者们围着一桶篝火取暖

2012年11月5日,史坦顿岛(Staten Island)的新多普海滩社区(New Dorp Beach),居民和志愿者们围着一桶篝火取暖。停电期间正赶上寒流,温度低达个位数(译者注:华氏温度个位数为摄氏-12.8度以下)。
© AP Photo/John Minchillo

飓风桑迪产生的环境健康影响也是类似情形。2012年10月29日袭击美国东海岸的这场风暴,影响到了社会各个阶层以及各种类型的建筑。疾病发生率及死亡率与其他一些风暴相比虽然不高,但是形式多样,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影响正在逐步呈现。

即时影响

飓风桑迪是有史以来大西洋海域最大的风暴。其直径达1000多英里,影响范围南到佛罗里达州,北至缅因州。桑迪在8个国家导致大约234人死亡,仅在美国造成的潜在财产损失就高达500亿美元。仅在纽约州和新泽西州,风暴就损坏或摧毁了超过37.5万套住房。风暴过去几个月后,仍然有些地区没有恢复供电,新泽西州屏障岛屿上的城镇仅允许供承包商与房屋业主出入,而且仅限于白天。(截至本文发稿,所有用户均已恢复供电)

就即时影响而言,飓风带来的洪潮席卷新泽西海岸、长岛以及曼哈顿下城人口稠密的社区所产生的健康威胁最大。飓风到来时正值涨潮期,因而形成了最高达12.5英尺的潮水,冲上岸后极具破坏性。纽约大都会地区——包括新泽西州北部及部分康涅狄格州——有97人死亡,大部分是溺水身亡。

飓风还引发了火灾。纽约市皇后区微风角社区(Breezy Point,Queens,New York)的一幢房子内,电力系统被海水短路而引发了火灾,火借风势蔓延到了126 户民居。飓风在其它地区也引发了数十起火灾。令人称奇的是火灾并未导致人员死亡。

大都会地区交通管理局副局长兼首席维护官Joseph Leader拿着手电筒在检查纽约1号地铁线南码头站内的积水情况。

2012年10月31日,大都会地区交通管理局副局长兼首席维护官Joseph Leader拿着手电筒在检查纽约1号地铁线南码头站内的积水情况。桑迪风暴带来的洪水淹没了整个曼哈顿下城的地铁站与隧道。社区发展整笔拨款赈灾基金在2013年1月批准的部分款项,将会用于基础设施建设以抵御未来灾害。
© AP Photo/Craig Ruttle

飓风来临之前的精心准备工作拯救了无数生命。卡特里娜飓风(Hurricane Katrina)来袭时把各级领导人打了个措手不及,而这次一个广阔的政府机构网络提前做好了准备,以应对飓风桑迪带来的健康及安全威胁。国民警卫队在纽约市部署了200名士兵维持秩序,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FEMA)派出紧急事件管理救援队,以协调联邦政府资源支持各州。海岸警卫队沿着海岸线部署了搜救队。核管理委员会严密监视着核电站,暴风雨来袭时关闭了其中三个。纽约市市长Michael Bloomberg和新泽西州州长Chris Christie下令疏散了一些沿海地区的居民,关闭了整个大都会地区的桥梁、隧道、地铁线路、通勤列车、公交线路以及三大机场。事后证明这些措施实属先见之明,因为所有进入曼哈顿的公路隧道(林肯隧道除外)、曼哈顿下城的地铁车站及隧道随后都被洪水淹没。

飓风过后,另一组机构立即采取了行动。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抽调了500多名工作人员,其中包括来自8个州的9个灾难医疗救援队,为受灾地区的医疗避难中心提供服务。美国红十字会在13个州开放了171个避难中心,数以千计的志愿者加入了政府工作人员的救援活动。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在康涅狄格州、纽约州及新泽西州建立了68个灾难恢复中心,供人们寻求救助以及寻找临时性住房信息。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在24小时内为纽约的国民警卫队与志愿者供应了一百多万升饮水以及一百多万份即食食品,分发给灾民。

电力中断

飓风过后的数周内,最大的公共健康威胁来自断电。桑迪导致的电力系统瘫痪殃及21个州850多万人。电力中断外加缺乏备用发电机或者洪水导致备用发电机故障,造成了供暖系统、生命支持系统以及其他技术系统的关闭,这些系统对人们的生存至关重要。1000多名患者被迫从纽约大都会地区的医院疏散, 包括纽约大学兰贡医学中心(Langone Medical Center)、贝尔维医院(Bellevue Hospital)、康尼岛医院(Coney Island Hospital)和帕利塞兹医疗中心(Palisades Medical Center)。疏散过程中没有出现任何死亡案例。

但是实验动物们就没那么幸运了。纽约大学的斯麦罗研究中心(S m i l o w Research Center)地下室里1万只用于长期研究的实验室大鼠被洪水淹死。这些动物是经过几年时间专门培育的,用于模拟各种人类疾病及机能失调,包括癌症、自闭症、癫痫及心脏疾病。“损失太惨重了,令人难以接受,”该中心的癌症生物学家Michelle Krogsgaard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 News)采访时谈到了实验动物损失,“我们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经费,现在所有的工作成果毁于一旦,我们只能重新开始。”

断电对该地区许多高层公寓的居民造成的威胁尤其明显。正常情况下,生活在高层的居民可以欣赏窗外的景色,但是停电时电梯停止运转,这些居民很多由于身体原因,无法使用楼梯,结果连续数天甚至数周被困在家里。

Nastaran Mohit是“占领桑迪”—— 协调救灾工作救助飓风受害者的一个非营利组织——行动的志愿者,飓风过后的几天内,她在皇后区的洛克威半岛(Rockaways)成立了一个“弹出式”医疗诊所,招募了数十名志愿医生、护士以及心理健康专业人员来帮助灾民。洛克威是一个人口稠密的半岛,面向大西洋, 完全被洪水淹没。岛上有四个大型公共住宅项目、一些养老院以及中途者之家(译者注:中途者之家是供刚出狱的犯人或刚出院的精神病人回归社会前的一个过渡住宿点)。Mohit在飓风过后的一周内开始派出救助队,寻找那些需要帮助的高层建筑居民。

“我们的救助人员发现情况太可怕了,”Mohit说道,“成千上万的老人被困在这些建筑物的高层内,走廊里一片漆黑,许多公寓的下水道也堵住了,人们简直就是生活在自己的粪便里。”

Mohit指出,许多老年居民患有慢性疾病如关节炎、高血压、糖尿病,随着时间的过去,“我们发现有些居民已经几个星期没有止疼药或抗癌药,他们只有硬撑着,直到我们抽出人手跑去取药。即使这样,很多药店也不愿意按处方给药, 因为我们没有他们的确切个人信息,无法获得医疗保险的支付。”

飓风过后两个月,洛克威半岛上仍然有数千名高层居民无法使用电梯。政府及私人机构已经开始提供援助,但是像Mohit这样的志愿者仍然继续工作着, 以填补他们发现的灾害响应系统救援的疏漏空白。“人们误以为如果一场大风暴来袭,自然会有人来救助你,”Mohit 说,“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凡是导致长时间断电的风暴似乎都会引发一氧化碳中毒相关的悲剧,因为人们会用燃气灶在室内取暖,用便携式燃气发电机提供电力。这种情况在桑迪过后急剧上升十分夸张,燃气发电机销量陡升,造成相当的安全隐患。

雨雪交加中的废墟

2012年11月7日,新泽西州快乐角海滩社区。
AP Photo/Wayne Parry

“飓风之前我的邻居都没有发电机,但桑迪过后却是人手一台,”新泽西州西格特镇(Sea Girt, New Jersey)居民Brian Buckley说道。Buckley是位于皮斯卡特维镇(Piscataway, New Jersey)的环境与职业卫生研究所(Environmental and Occupational Health Sciences Institute, EOHSI)的实验室执行主任,他知道邻居们在正确地使用发电机,因为从街上走过时能听到发电机的声音,“只有发电机在室外时你才能听到,”他解释道。

Buckley还指出,并不是灾区的每个人都知道如何正确地使用发电机,有些人在车库或者房间内使用发电机,这样操作可以使一氧化碳集聚到危险的水平。环境与职业卫生研究所副主任Paul Lioy表示,“这些设备在居民区的激增扩散会在下次停电时改变当地一氧化碳中毒问题的严重浓程度。”

截至11月6日,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已经收集了来自毒物控制中心的263例一氧化碳中毒报告, 其中包括4例死亡,并且相信这个数字还会增加。截至11月17日,地方当局报告了8人死亡,已证实或者怀疑是由一氧化碳中毒造成的。

室外空气与水

洪水过后在城市街道及人行道上留下了大量的沉积物,风干后被过往车辆碾压及行人踩踏而飞离地面,由此导致的室外空气质量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一些受损的建筑物被拆毁,残渣堆放在人行道上,有时候由卡车运走,有时侯就地焚烧。世界贸易中心大楼在9/11事件中倒塌后,环保署继而对空气质量进行监测,然而却没有对空气质量进行检测, 来自大楼残骸中的有害颗粒物——包括石棉、铅、汞、结晶二氧化硅,这些都是已知可以导致癌症或呼吸系统疾病的物质,从那以后纽约市民就对空气质量问题特别敏感。

纽约州环保局(New York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al Conservation, DEC)在州内进行常规空气质量监测,以预告空气质量指数。桑迪过后这些监测仪器显示整体来讲室外空气污染并没有增加,但是这些监测仪并没有安装在靠近将要运往填埋场的废渣清理以运往填埋场的地区。因此,州环保局和环保署于12月份在飓风重灾区修建了3个额外的监测站。这些监测仪显示多个地点(包括曼哈顿下城)的细颗粒物含量超过了环保署建议的24小时标准水平,不过只有几天。新泽西州环保局(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NJDEP)环境管理助理处长Jane Kozinski表示,该州的空气质量没有超标。

飓风桑迪过后水污染也是一个主要健康问题。一个污水处理厂被淹后, 大量污水来不及处理,流入了纽约鲍德温镇(Baldwin, New York)与东洛克威地区的很多居民家中。新泽西州环保局水质监测与标准司主任Jill Lipoti表示,暴风雨导致该州大约80个污水处理系统断电或损坏,其中包括帕塞克山谷(Passaic Valley)污水处理系统——全国最大的污水处理厂之一。在天气潮湿时,该厂每天的污水处理量可以高达5.5 亿加仑。根据这个数字,Lipoti估计在工厂受损停工的5天内,大约有27.5亿加仑未经处理的污水从处理厂流入了附近的海湾。

飓风过后的几天内,新泽西州发出公告,供市民休闲娱乐的水域已经遭受污水影响。全州范围内贝类水域被关闭,对于受影响的供水系统则发布了饮用之前要将水烧开的建议。“如果供水系统出现断电的情况,我们就必须向公众发出告示劝谕,告诉他们把水烧开后再饮用,因为我们不确定供水是否已经被污染,”Lipoti说道。所有关于娱乐水域及烧开饮用水的公告现已撤销,大多数贝类水域也已经重新开放。

在曼哈顿下城,洪水淹没了5条地铁管道、两条国家铁路(Amtrak)隧道以及3条城市主干道。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把抽水任务分配给了美国陆军工程兵部队(U.S. Army Corps of Engineers, USACE)的抽水队,新闻媒体将其称为“抽水特警队”。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 抽水队从纽约市地下的主要隧道泵出了大约2.75亿加仑的海水。陆军工程兵部队洛克岛区分队(Rock Island District) 设计科主任Roger Less说,纽约市官员们在桑迪登陆前出色地完成了隧道清空工作,从而在应对潜在的公众安全问题的同时,也最大限度地减少了碳氢化合物从淹没的车辆中泄漏造成的水体污染。

长远考虑

在桑迪所造成的长期健康威胁中, 最主要的是房屋被洪水浸泡后没有及时整修而长满霉菌。暴露于室内霉菌可以导致健康人群出现上呼吸道症状、咳嗽、喘鸣音,也可以加重哮喘病人的症状。为了清除灾区房屋内的霉菌,所有的受潮家具以及全部或部分由纤维素纤维构成的建筑材料—— 包括木地板与墙板—— 必须从房间内拆除。在开始重建之前, 木质框架必须用洗涤剂溶液擦洗去除霉菌,然后用除湿机和鼓风机吹干。遭受下水道污水淹没的无孔材料表面可以用稀释的漂白剂清洗,然而Microecologies微生态公司拥有工业卫生资格认证的工业卫生督导Bill Sothern指出不应该在木材表面使用漂白剂。

一名环保署工作人员正在 整理这些无主的家用化学品准备下一步处理。

飓风桑迪把居民房与商业建筑里的危险化学品容器席卷到了附近的 沼泽地中。在这张未注明日期的照片中,一名环保署工作人员正在 整理这些无主的家用化学品准备下一步处理。
Eliud Echevarria/FEMA

桑迪过后, 承包商及志愿者们浩浩荡荡地来到洪灾区, 提供拆迁与霉菌清理服务。本文对从志愿者团体及承包商的采访得知,大多数工人接到了指示在这些场所工作时要佩戴口罩呼吸器,然而Sothern发现很多工人并没有遵循该建议。更重要的是, 他认为修复过程并没有清除所有的霉菌,这样可能会造成一些隐患。

Sothern表示,他的公司对200个遭受洪灾的家庭进行了修复前检查,在拆除湿墙板后,几乎在每一家的内层木质构件(螺栓/窗台)上都发现了大量霉菌生长。而且底层地板的顶面及底面,以及底层结构楼板托梁的霉菌生长也非常普遍。Sothern说由于清除结构部件非常昂贵,况且在东北地区的寒冬里施工也不切实际,所以在灾区居民家里这种修复方法并不普遍。即使将霉菌从容易清理的表面清除掉,那些清理不到的发霉材料还是会保留下来。

“最理想的情况下,即使把发霉木材在重建之前清理并晾干,在无法清理的木材接缝处仍然会有霉菌,”Sothern说道, “我们知道许多房屋并没有对发霉木材进行恰当的清理及晾干就开始重建了。”

现在还不太清楚这种情况对空气中的霉菌水平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所以, Sothern——(他同时也是纽约城市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在读博士生)——与该校的一个研究小组一起,设计了一项研究探索其相关性。这项霉菌暴露对呼吸系统健康影响的研究将对洛克威社区的300户家庭进行检查,收集可见霉菌的生长情况、潮湿状况、修复及重建状况、空气中的霉菌水平等数据,并将这些数据与呼吸系统健康调查问卷的结果进行对比。截至本文发稿时,该研究还没有申请到经费。

“如果发现环境条件与呼吸系统健康状况之间存在关联性,就可以解答我们的很多问题,有助于我们最有效地修复木质结构发霉这种水浸后经常发生的现象,”Sothern说道。

新泽西州灾民家中的霉菌检测工作由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一组环境健康专家进行,包括环境与职业卫生研究所的L i o y和B u c k l e y,科学、工程及数学领域女性促进办公室的Joan Bennett,以及环境与生物学院的Gediminas Mainelis。他们已经在飓风损毁的房屋内分别于修复前、修复中以及修复后进行了霉菌水平采样,以鉴定清理工作的有效性。鉴于淹没这些房屋的洪水盐度不同——海水、半海水及淡水,研究人员们非常希望了解有什么不同类型的霉菌产生,同时也期望了解清理修复工作(大部分在2012~2013年的冬天完成)与重建工作(刚刚开始)之间的长期间隔对霉菌再生有何影响。

“房屋结构修复后,居民怎样才能知道两三个月后,会不会有霉菌再生或者有化学物质残留?”Lioy说道,“修复之后并没有进行测试的计划,人们只能假设房子已经可以安全入住了。”

机遇之窗

桑迪过后,提高能源效率

据估计飓风桑迪损毁了37.5万户房屋,其中许多房屋内部已经被清空,以去除洪水损坏的建筑构件。对房主来说这种情况虽然令人痛心, 但是也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提高建筑物能效的机会。提高能源效率不仅可以降低能耗,而且还可以减少能源生产过程中的温室气体排放。

由于新的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条例关于洪水保险的不确定性,许多业主尚未开始房屋重建工作。然而建筑及隔热材料承包商表示,那些已经开始重建工作的业主们,许多都选择了安装节能组件。

“在我的房屋重建客户中,大部分都选择了提高能源效率,”新泽西州的住房定制商John Pierciey说道,“既然要重建,那就干脆建好一点。”

Pierciey说,最流行的建筑改进措施是将闭孔泡沫保温材料喷入空心墙内和地板下面,以及安装高效率燃气炉以取代被洪水损毁的传统锅炉。美国能源部的资料显示,与玻璃纤维相比,闭孔泡沫具有更高的每英寸绝缘值(R值)。承包商声称如果安装正确的话可以更有效地阻挡气流。此外,它的水蒸气渗透性评分为0.89,可以有效阻隔水气,安装在地板下面可以阻止房屋下方管线空间的水分进入室内。

重建家园

纽瓦克国际自由机场北部的95号州际公路上,一块电子广告牌上闪烁着一个单词——“重建家园”。这个词已经在无数关于飓风的对话、报纸、杂志文章上反复出现,意指人们的共同目标—— 以一种纽约与新泽西居民可以更好地应付未来风暴的方式来重建家园。重建家园

科学家们在辩论着气候变化是否导致、或者至少是加剧了飓风桑迪,而在但是关于大西洋海平面上升的议题上却几乎没有争议。美国地质调查局(U.S. Geological Survey)的研究人员2012年的研究结果表明,自1990年以来,从北卡罗莱纳州的哈特拉斯角(Cape Hatteras, North Carolina)到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 绵延600英里的海平面每年上升1.97~3.80 毫米,是全球海平面上升平均速度的3 ~4倍。研究人员根据这些数据估计,在1990年到2100年之间这个“热点海域”的海平面可能会上升20~29厘米。

证据当前,有人认为人类应该从海岸线后撤,否则只有不断面对人员伤亡与财产损失。纽约州州长Andrew Cuomo 已经要求州政府拨款4亿美元,把那些被桑迪毁掉的房屋买下来然后拆除,把土地恢复成未开发的海岸线。截至本文发稿时,该法案还没有通过。新泽西州有一个产权买断项目称为“蓝色英亩”,专门针对州内易受洪水袭击的地产,每年的经费在1200万到5000万美元之间。除了“蓝色英亩”项目以外,州长Christie还承诺了一个至少2.5亿美元的联邦赈灾资助项目,买下被飓风桑迪损毁的房产。

2013年1月,奥巴马总统签署了赈灾拨款法案,为“社区发展整笔拨款赈灾基金”提供160亿美元,用于修复与重建飓风桑迪殃及的地区。纽约市已经向住房与城市发展部(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提交了“部分行动计划A”,把该市17.7亿美元前期拨款分配到住房宅修复、企业恢复、基础设施与其他城市服务,以及在受灾最严重的居民区加强其应对未来灾害的能力。新泽西州已经提交了一份建议,要求将其18.3亿美元前期拨款集中在重建、修复、增高被损毁的房屋,以及通过拨赠款、贷款及旅游市场营销来帮助灾区企业复苏。

与此同时,新泽西州沿海社区以及纽约长岛的社区正在修建或重建沙丘系统,以降低未来风暴的破坏力。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已经制定了新的洪水漫滩地图,以及新的基本防洪升高标准,要求这些地区的居民房升高到漫滩水平8英尺以上。然而由于满足这些要求的成本太高, 以及地方政府对这些规定的阐释令人费解,所以许多业主暂缓了重建计划。

“新泽西州沿海社区的小镇组织形式有利有弊,”Buckley说道,“每个镇的洪灾情况都比较独特——有的来自海水、有的来自河水、有的来自湖水、还有一些是混合型。当地居民比较了解各自的地理情况,正在竭尽全力地互助救灾。然而他们也非常需要外界帮助,只有 2000居民的小镇镇长可不像拥有800万人口的大城市市长,他们没有那么多资源和权力。”

许多人口稠密的沿海社区是以公寓楼为主,期望业主大量废弃公寓楼或者把楼房抬高8英尺显然不切实际。新泽西州霍博肯市(Hoboken)市长Dawn Zimmer 希望联邦政府能够资助“一个更通用的解决方案”——在那些洪水最容易来袭的地区修建永久性堤坝。Zimmer还希望在电力中断时该市能够从电网断开,然后转接到由柴油、太阳能、风能、天然气混合供电的本市微型电网。

简言之,并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来应对纽约大都会地区的海平面上升与风暴问题。与此同时,救灾重点仍然是让人们重返家园,恢复企业及社区基础设施,向夏季游客开放海滩。

心理健康

无形的灾害影响

飓风桑迪使得纽约市本来就比较脆弱的心理保健系统雪上加霜。桑迪来袭之前,大都会地区的医院就已经难以满足心理保健的需求。风暴过后,寻求心理保健服务的人数急剧增加,与此同时医院的服务能力却有所下降。风暴洪水导致纽约市最大的几个精神病医院停业,打乱了门诊服务,还淹没了许多养老院(其中多个位于洛克威社区),而这些养老院里有很多不得已而入住的精神病人。

据《纽约时报》报道,曼哈顿下城的以色列之家医疗中心(Beth Israel Medical Center)的精神病患者在11月份增加了69%,远远超过其医疗能力。布鲁克林区的迈蒙尼德医疗中心(Maimonides Medical Center)的心理科急诊室就医人数在飓风过后一个月内增加了56%。新布莱顿社区(New Brighton)教会的神职人员声称,一些精神病人出现在教区长住宅旁乞讨袜子和内衣。

“现在是多米诺骨牌反效应,”非营利组织“贫困人群服务组织”的首席营运官Yves Ades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就风暴对该地区心理卫生系统的影响如此说道,“这个系统原来总是绷紧了弦,但它起码可以正常运作,现在被打乱了。

为了缓解桑迪引起的大量心理创伤,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与其它组织一起设立了危机热线,人们可以拨打电话接受心理疏导。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还资助了“希望工程”项目——纽约州心理卫生办公室成立的一个危机心理辅导项目,为纽约市和其他4个县的居民服务。该项目发言人Caroline Burwell表示,“希望工程”项目已经雇佣、培训、部署了669个危机辅导员,其中371人在桑迪灾区工作,为灾民提供情感上的支持、教育、心理辅导(个人、团体与家庭)以及小组公众教育。截至3月15日, 该项目已经为大约10.7万纽约居民提供了服务。Burwell补充说,“生命网络”(LIFENET)是一个24小时保密转接热线(1-800-LIFENET),负责把灾民介绍给该社区的“希望工程”机构。


PDF格式

John Manuel,来自北卡罗莱纳州达勒姆市, 是EHP 的撰稿人,同时也是《北卡罗莱纳州海岸旅行家》(Natural Traveler along North Carolina’s Coast )以及《独木舟划手》(The Canoeist) 的作者。

译自EHP 121(5): A152-A159(2013)

翻译:周 江

* 本文由于版权原因有部分图片不能在中文版刊出,读者如有兴趣可浏览英文原文。不便之处望读者见谅。

*本文参考文献请浏览英文原文

原文链接
//ehp.niehs.nih.gov/121-a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