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HP Chinese Edition

EHP 中文版

女性健康话题: 女性卫生用品及个人润滑剂的化学成分

December 9, 2014 聚焦 Comments Off on 女性健康话题: 女性卫生用品及个人润滑剂的化学成分

PDF格式

题目

阴道与外阴黏膜可以不经过代谢而迅速吸收化学物质,但是直到近年,关于女性卫生用品与个人润滑剂中化学物质对女性健康影响的研究仍相当少。
© Roy Scott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 于1992 年为阴道健康研究提供的支持堪比雪中送炭。当时Penny Hitchcock 刚刚接手国立过敏与传染病研究院的性传播疾病部,Nancy Alexander 刚上任国立卫生研究院人口研究中心避孕发展部的主管, 而这两个职位以前均由男性担任。“她俩意识到国立卫生研究院根本没有阴道健康研究项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生物物理学教授Richard Cone 说道。Cone 早在1980 年就开始研发可以预防性传播疾病(STIs)的经阴道避孕药,但是一直面临着经费短缺问题。

Hitchcock 和Alexander 随即展开了阴道生理学、免疫学以及杀微生物剂的研究项目,Cone 的研究工作得到了资助。这些新的研究项目最终在动物与人类研究中取得了突破性发现:某些化学物质—— 包括甘油(丙三醇)这种个人润滑剂通用基质——可以破坏或刺激阴道与直肠上皮细胞,潜在提高了性传播疾病的感染机会,例如疱疹与艾滋病毒。

在生殖健康领域,关于避孕药和性传播疾病的研究一直受到全世界重视,然而另一个相关领域——女性卫生用品及个人润滑剂的化学成分暴露却很少受到关注。仅在美国,女性每年用于购买卫生用品的花费就超过20 亿美元,包括卫生棉条、护垫、女性洗液、喷雾剂、粉剂及个人湿巾。但是直到近些年也很少有人研究关于这些产品内的化学物质会对女性健康产生何种影响。近来一些研究结果零星出现, 科学家们与利益团体开始呼吁进行更多研究来填补这项空白。

非营利机构“女性全球之声” (Women’s Voices for the Earth)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出,女性卫生用品可能含有已知或疑似内分泌干扰物(endocrine-disrupting chemicals)成分、致癌物质或过敏原。虽然几乎所有女性都使用卫生棉条及护垫,但是非洲裔与拉丁裔女性通常比其他族裔女性更多使用灌洗剂、湿巾、粉剂与除臭剂,因此她们的潜在化学物质暴露的风险更高。

“这有点令人不安,人们很吃惊地说,‘我从来没有想过[阴道]是通向身体内部的一个重要通道,’” 女性全球之声的科研主管Alexandra Scranton说道,“虽然众所周知阴道生态系统比一般皮肤更敏感更具吸收作用,但是关于女性护理产品的研究却少得可怜。”

阴道暴露途径

女性性器官具有自我清洁功能。阴道壁富含血管并分泌保护性黏液, 清除有害微生物。阴道黏膜分泌与吸收液体的速率比皮肤要高,外阴的一些部位包括阴蒂、阴蒂包皮、阴唇与尿道也是如此。

20 世纪90 年代到21世纪前10间妇女用品使用调查

20 世纪90 年代到21世纪前10 年内进行的调查显示,一些产品不仅使用广泛,而且其使用方式也因种族/族裔不同而大相径庭。
Adapted from Scranton (2013)

“大部分阴道黏膜上覆盖着多层死亡及垂死的细胞,有力保护其免受感染,但是仍无法与厚而坚韧的皮肤表面相比,”Cone说道,“阴道上皮……具有高度水渗透性,而皮肤则不然。”

由于阴道及外阴黏膜对化学物质不经代谢而迅速吸收,研究人员已经探索了阴道给药的可能性。一项研究发现经阴道给予雌二醇(一种合成雌激素)后,其血清水平比口服给药高出10倍以上。在病人需要药物快速生效时这种快速吸收很有助益,但同时也导致女性对卫生用品中化学物质的暴露水平高于制造商的预期水平。

“关于雌二醇的强化吸收研究确实很有吸引力,因为女性护理产品中的很多这类化学物质可以干扰雌激素信号,”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流行病学助理教授Ami Zota说道,“同样的概念也可以适用于其他内分泌干扰物。”Zota正在研究在不同种族及社会经济群体的女性中,芳香型女性卫生用品是否会增加人体的内分泌干扰物负担。

女性卫生用品中发现的一些疑似内分泌干扰物有对羟基苯甲酸酯(用作防腐剂),以及香味成分包括邻苯二甲酸二乙酯和加乐麝香(对羟基苯甲酸酯也常用于个人润滑剂)。“塑料中的化学物质也应该引起关注,因为许多女性卫生用品配有施放器,”Zota指出。

感染与刺激

多项研究表明,非洲裔与拉丁裔女性通常比其他族裔女性更多使用灌洗剂与女性除臭剂,患细菌性阴道炎和念珠菌感染的比率也较高。阴道灌洗在较低社会经济阶层的女性中也更常见,尤其是白人女性。

然而, 美国公共卫生协会(American Public Health Association) 与其他卫生机构强烈建议不要进行阴道灌洗,除非有医嘱。有研究表明阴道灌洗与细菌及念珠菌感染、盆腔炎、宫颈癌、性传播疾病以及其它健康危害的风险增加有关联。

尽管针对阴道灌洗的警告由来已久,但在一项2008~2010年的调查中,近一半受访女性表示在过去一个月内进行过灌洗。她们大多是从母亲那里学来的,声称灌洗后感觉干净清爽,也在性交前后进行灌洗。

“灌洗涉及到很多社会文化问题——女性闻起来应该是什么味道以及应该如何清理自己,尽管不一定有益健康,”“科罗拉多州拉丁裔女性机遇与生殖权利组织”(Colorado Organization for Latina Opportunity and Reproductive Rights)的沟通主管Ryann Nickerson说道,“这些都是文化映象,”女人永远不会质疑母亲给她们的建议是否不健康或有危险。

该组织在丹佛地区为各阶层拉丁裔女性包括新移民举办咖啡会议。“女性尤其是有色人种女性经常会缺乏一些健康知识,”Nickerson说, “人们越来越开始关注洗发水、洗面奶以及其他个人卫生用品中的化学物质,但是谈到女性卫生用品时……你会大吃一惊。”

阴道念珠菌感染和细菌性阴道炎是女性常见病,很多人买来非处方药物包括咪唑类抗真菌药、止痒药膏以及采用各种顺势疗法治疗疑似感染。但是如果没有经过医疗培训,人们往往不能有效地自我诊断。一项研究表明,在未受培训的女性中,之前曾患念珠菌感染的人自我诊断成功率只有34.5%,之前未患过念珠菌感染的人自我诊断成功率仅为11%。这会造成非处方药物的不必要使用,可能会导致具有唑类药物耐药性的念珠菌种过度繁殖以及其他潜在问题。

女性卫生用品的共同问题是过敏反应与刺激,一些本来相对安全的化学物质可以在敏感个体中引起这些反应。Scranton认为这是一个正反馈循环,一些人会使用非处方药物来止痒,而这些药物可能会使问题更严重。

“非处方止痒药的一种常见成分是苯佐卡因,可以产生麻木效果而暂时止痒,”Scranton说道,“但是有研究表明该成分是导致生殖器皮炎(肛门与生殖器官周围刺激与瘙痒) 的首要原因之一。”还有多项研究报道了卫生巾导致接触性皮炎的病例。

经期用品

中毒性休克综合征(toxic shock syndrome)是女性卫生产品最为熟知的健康危害之一,可以有致命风险。在生产商开始在高吸收性卫生棉条中加入4种人工合成成分的同一时期, 中毒性休克综合征病例数量飙升。现在唯一允许在卫生棉条中使用的合成成分是粘胶人造丝,通常与棉制品混合使用。“[粘胶人造丝]是4种有害成分中危害最小的一种,其他3种已经不再使用了,”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临床微生物学与病理学教授Philip Tierno说道。每年仍有少数中毒性休克综合征病例上报到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不是所有州都要求上报病例)。

“所有[合成]纤维均可导致大量毒素产生,再由富含血管的阴道黏膜吸收,”Tierno说道。他的研究表明在合成纤维卫生棉条环境中,金黄色葡萄球菌产生的一种毒素与中毒性休克综合征有关联。合成纤维比棉制品吸收效果更好,对经血中蛋白质的浓缩程度更高,因而为毒素生产提供了“一个非常完美的物理化学环境”, Tierno解释道,“维持阴道环境状况的细菌多为厌氧菌,如果把人工合成产品放在阴道穹窿处,这些细菌会对环境变化做出反应。”

Tierno从事科研工作数十年,从未见过一例只使用纯棉卫生棉条的中毒性休克综合征患者。总之在他看来,“棉制品是最好的产品。”但是,所有卫生棉条都会在阴道内造成细微裂缝,从而为导致中毒性休克综合征的毒素或其他化学物质进入体内提供入口。

二恶英也引起了一些消费者的关注。有时候卫生棉条及护垫内会含有微量的这类化学物质,是棉花与木浆漂白过程的副产品。2002年的一项研究对4种品牌的卫生棉条二恶英暴露情况进行了模型分析,发现其与食品或其他暴露途径相比并不显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一条患者警示信息把卫生棉条的二恶英健康危害风险描述为“可以忽略不计”。

然而还没有人进行过卫生棉条内二恶英的体内扩散研究。Tierno认为即使微量的二恶英暴露也可以在体内积累,具有潜在的累积健康效应。“一名女性一生中大约会使用11400 个卫生棉条,相当于11400次二恶英暴露。”

自1999年以来,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Carolyn Maloney已经多次提议罗宾·丹尼尔森法案(Robin Danielson Act),要求联邦政府为中毒性休克综合征、卫生棉条使用以及女性卫生用品的化学物质暴露研究提供资助,但均未成功。“该法案被认为没有必要且浪费经费而遭拒,”Tierno在2011 年说道,“如果大部分议员是女性, 或者这些男议员也有经期的话,现在法案肯定已经通过了。”

“女性全球之声”的报告还提出了女性卫生用品棉花成分中杀虫剂的问题。报告援引了一个消费者宣传网站委任的第三方检测结果,显示某一品牌的卫生棉条中含有8种杀虫剂残留成分。“我不清楚负责检测的实验室的质量控制情况,”匹兹堡大学(University of Pittsburgh)妇产科副教授Charlene Dezzutti说道,“但这是一个警示信号,也许我们应该制定一个更好的产品测试指南。”

Dezzutti认为虽然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务繁多,“但这些产品是用于体内的,把它们放入阴道或直肠内时,有些成分会被人体吸收。”然而该管理局发言人Morgan Liscinsky指出,目前还没有足够的关于卫生棉条内农药吸收的同行评审研究,因此缺乏科学依据制定相关法规。

润滑剂与性传播疾病

Dezzutti和Cone一样研究杀微生物剂如何预防性传播疾病,她发现许多个人润滑剂可以损害人体阴道细胞。“很多水基润滑剂是高渗性的,[这意味着]它们会把细胞内的水分吸出来, 导致细胞皱缩枯萎,”她解释道, “我们观察人体组织时发现宫颈上皮出现裂缝以及直肠黏膜组织脱落。”

不同族裔的阴道菌群调查

对将近400 名健康女性阴道菌群的研究发现,5 种主要微生物群落(I-V)在不同族裔中所占比例不同。群落I、II、III 和V 主要是乳杆菌属,一般认为其在保护阴道健康中起着重要作用。群落IV 包括多种厌氧菌,例如普氏菌和加德纳菌。与白人及亚裔女性相比,拉丁裔和黑人女性通常有较高比例的群落IV 菌群以及较高的阴道pH 值。作者认为遗传因素与卫生习惯只是导致不同族裔之间菌群差异的部分原因。
Reproduced with permission from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润滑剂的渗透压(即溶质浓度) 各不相同。Dezzutti发现渗透压与细胞外液接近的润滑剂对细胞活力影响最小。“我们的研究发现,最安全的产品是有机硅基润滑剂……以及针对女性避孕套的润滑剂,”Dezzutti说道, “我们发现2种安全的水基润滑剂是‘Pre-seed’[不影响生育的润滑剂]和‘Good Clean Love’。”Dezzutti认为高渗性润滑剂引起的阴道与直肠上皮损伤可能会增加性传播疾病的感染率,有少量研究支持其观点。

含有高渗性甘油的润滑剂也与细菌性阴道炎及阴道菌群改变有关联。“阴道pH值升高通常意味着革兰氏阴性菌过度繁殖,”Dezzutti指出,“正常情况下阴道内含有乳酸杆菌,但是革兰氏阴性菌过度繁殖时就会出现大量大肠杆菌和加德纳菌,类似于使用抗生素的后果。”然而另一项研究发现,尽管K-Y牌暖胶的甘油含量很高,但对恒河猴的阴道菌群并未产生明显危害。

Cone的研究表明甘油、甘油月桂酸酯、聚乙二醇及丙二醇——均在润滑剂中用作赋形剂或膨胀剂——增加了小鼠阴道生殖器疱疹的传播。Cone及其同事指出,“尽管赋形剂通常被称为“非活性成分”且通常被认为是无害的,但这些成分其实既有活性又具毒性。”他们还指出,个人润滑剂或其他阴道用产品中使用的赋形剂均未经过专门测试,以检测其是否增加黏膜对性传播疾病的易感性。

法规各异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将女性卫生用品分成三类进行监管。卫生棉条、卫生护垫以及大多数个人润滑剂被归类为医疗设备;医用灌洗剂、止痒药膏、一些念珠菌感染治疗则属于非处方药物;第三类为化妆品类, 包括除臭喷雾剂、粉剂、洗剂、非医用灌洗剂以及大部分湿巾,根据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规定,其中不能含有任何“在标签描述的使用条件下可能对消费者产生危害的有毒或有害物质”。

医疗设备类产品无需在包装上说明其成分,因此女性全球之声要求卫生棉条生产商开始加入产品成分说明。有些女性用品的标签显示“仅供外用”,这可能会误导消费者。女性全球之声的政策主管Jamie McConnell 指出,一种保湿凝胶的使用说明写着“将少量凝胶涂在阴道口”,而产品标签上却写着“仅供外用”,她解释道,“但是如果你把它涂在阴道处, 就会有体内暴露。”

有一种批准仅供外用的女性洗剂内含色素添加剂,而洗涤过程中洗剂与黏膜接触似乎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女性全球之声要求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此作出解释。该局化妆品与颜料办公室的发言人Beth Meyers表示:“适用于色素添加剂的术语‘外用’明确排除了黏膜应用。”然而Meyers补充道,“一般来说,一份孤立的报告或未经证实的传闻并不足以为执法行动提供依据。”

随着人们愈发意识到女性卫生用品中化学物质的健康效应、阴道部位的独特性,以及不同文化群体女性的产品使用方式之差异可能导致不同的健康效应,很显然我们需要更多研究以增加认识。

“这些女性卫生用品中的化学物质暴露产生了怎样的健康危害[如果有的话],以及由于我们没有考虑过这一独特的暴露途径与潜在的吸收差异而对风险低估到了什么程度,目前还缺乏足够的研究数据,”Zota说道, “现在该由环境健康领域的人士来解决这些问题了。”


PDF格式

Wendee Nicole ,于2013年荣获“曼加贝首届环境报道奖”,是《探索》(Discover)、《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 )、《国家野生生物》(National Wildlife )以及其他杂志的撰稿人。

译自EHP 122(3): A70-A75 (2014)

翻译:周 江

*本文参考文献请浏览英文原文

原文链接

http://dx.doi.org/10.1289/ehp.122-A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