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HP Chinese Edition

EHP 中文版

有机砷药物的演变: 鸡肉中洛克沙砷的药代动力学

December 6, 2016 论文选读 Comments Off on 有机砷药物的演变: 鸡肉中洛克沙砷的药代动力学

PDF格式

鸡在笼子里

尽管在美国家禽养殖中洛克沙砷和其他有机砷动物用药已禁止使用,但一些国家仍在使用该类药物。
© SiarheiSimanau/EyeEM

即便“购物篮”研究已经揭示包装鸡肉中存在砷,然而我们对这些鸟类中各个砷种类的浓度和它们的代谢方式却知之甚少。在本期 EHP [124(8):1174-1181 (2016)]中,在喂食了鸡一种称为洛克沙砷的含砷动物用药后,研究人员确定了鸡胸肉中砷的代谢水平。

砷有许多不同种类(化学形态),一些种类的毒性比其他种类更强。无机砷暴露和癌症与其他人类不良健康效应相关。“我们想检测各个种类砷的存在形式,并勾勒出洛克沙砷代谢物的消除动力学。我们的研究结果可以帮助指导人类的暴露评估。”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环境化学家、资深作者X. Chris Le(乐晓春教授)如是说。

洛克沙砷作为消除寄生虫和促进家禽生长的药物,在家禽饲料中已使用了近60年。近期的研究已开始关注起人类对受到洛克沙砷喂食的鸡肝脏和肌肉中无机砷的潜在暴露。这些研究表明,当药物被代谢时,鸡体内的洛克沙砷可能被部分转化为无机砷。因此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已不批准国内任何有机砷动物用药的使用。然而,在一些国家仍允许使用。

乐教授和他的同事们对1600只鸡进行了一项大型饲养追踪实验。第一个月,给其中800只鸡喂食含有和家禽饲料中所使用的洛克沙砷一样剂量的饲料,同时给另外800只鸡喂食不含洛克沙砷的节制饮食。在该研究的最后一周,所有鸡的饮食均不含洛克沙砷,这样研究者们就可以观察到当药物暴露停止后的药物及其代谢物从鸡胸肉中消除的速度。在研究过程中,他们采集了若干时间节点上的鸡胸肉样本,并对其砷含量进行了分析。

在喂食洛克沙砷的鸡中,未经代谢的洛克沙砷、亚砷酸盐(无机砷的一种高毒性形态),以及先前未知的砷种类的浓度均显著高于节制饮食的鸡。在清除期,当所有鸡都被喂食不含洛克沙砷的饲料时,大多数砷种类的水平都迅速下降。但是,即使是暴露停止7天之后,在洛克沙砷组中,洛克沙砷、亚砷酸盐和未知的砷种类水平仍然非常高。

在研究的最后阶段,喂食洛克沙砷的鸡胸肉中残余的亚砷酸盐浓度为3.1 μg/kg,相比之下,节制饮食的鸡的含量为0.41 μg/kg。乐教授和他的团队估计,对于一名体重为70公斤的成年人每天吃3.5盎司肌肉,其每日从喂食洛克沙砷的鸡中摄入所有砷种类的量为0.01 μg/d/kg。作者指出:“这比世界卫生组织暂定的无机砷每日摄入量3 μg/day/kg低得多。”

尽管研究表明来自喂食若克沙砷的鸡肉或许是砷暴露来源中相对暴露较少的一种,但是关于砷暴露的安全或容许水平的争论一直持续不断。“砷似乎是一种没有阈值的致癌物,这表明任何水平的暴露都有一定程度的危险性,”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宜居未来中心食品生产和公共卫生项目(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a Livable Future Food Production and Public Health Program)主任Keeve Nachman说:“这种暴露非常小,是绝对可以预防的。”Nachman没有参与该研究。

研究组下一步将调查家禽废弃物中的砷种类,并追踪这些砷种类在被用(家禽)废弃物施肥的土壤上种植的植物中是如何吸收和代谢的。他们也将探索鸡体内砷代谢更为详细的机制线索。乐教授说这些线索将为研究人体中食物砷的代谢方法带来更为深刻的理解。


PDF格式

Lindsey Konkel,居住在马塞诸塞州伍斯特的记者,专门报道科学、健康和环境相关问题。

译自EHP 124(8):A150 (2016)

翻译:罗 琤

本文参考文献请浏览英文原文
原文链接
http://dx.doi.org/10.1289/ehp.124-A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