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HP Chinese Edition

EHP 中文版

新家,新预后?
搬到高步行性的小区可降低高血压风险

July 7, 2017 原文导读 Comments Off on 新家,新预后?
搬到高步行性的小区可降低高血压风险

PDF格式

小区里推着儿童车散步的人们

社区的可步行性不仅取决于空间因素(如街区长度),还取决于景观(如树荫和人 行道)。© alexkich/Shutterstock

建筑环境对健康的影响仍是一个新的研究领域,目前许多调查都依赖于使用横截面调查数据,而横断面研究存在错误分析的风险,甚至会得到相反的因果关系。在本期《环境与健康展望》[EHP 124(6): 754–760 (2016) Chiu et al.]上刊出的一项研究使用了更为稳健的纵向设计,发现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居民,当他们从一个低步行性的社区搬迁到高步行性社区后
,相较于从一个低步行性的社区迁移到另一个低步行性社区的居民来说,高血压的发生风险降低了54%。

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卡罗莱纳人口中心(Carolina Population Center)的博士后Jana A. Hirsch说:“这是一个非常棒的研究。”她认为,研究结果是可信的,因为这个领域很少有研究能基于人群数据来评估长期的健康风险(例如高血压)。Hirsch并没有参与该项研究。

调查人员使用了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的加拿大社区健康调查(Canadian Community Health Surveys)数据。该调查的参与者必须是安大略居民,年龄大于或等于20岁,持有安大略有效的健康卡号码,且无既往高血压史。在研究期间,要求他们搬到一个新家居住,这也是此项研究的关键要素,因为搬家会产生压力,而且搬家的能力与研究所涉及的正、负混杂因素均存在关联。

该项研究使用“步行评分”(Walk Score®)软件确定社区的可步行性。“步行评分”是一项有专利权的方法,该方法基于街区长度和到附近生活设施(例如,商店、公园和餐馆)的距离等因素对社区进行评分,得分范围为0~100分。在刚开始参与研究时,所有的参与者所在社区的步行得分均低于90分。搬家后,那些搬到得分大于等于90分社区的居民被划归为高步行性组,而那些搬到得分低于90分的社区的居民则被划归为低步行性组。

两组人群在收入、种族、吸烟率、社会心理压力、饮食及与高血压风险相关的其他因素方面存在较大的差异。为调整这些差异,研究人员采用了倾向得分匹配的统计方法对两组中除了居住环境之外最为相似的人进行匹配分析。

“我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可以在同种情形下进行比较,”文章的第一作者、多伦多临床评价科学研究所(Institute for Clinical Evaluative Sciences in Toronto)的科学家Maria Chiu说道。“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自信地说,高血压风险与所有其他因素无关。”作者们最终从队列中筛选出每组各1057人进行分析。他们对这些参与者随访了长达10年的时间,平均随访年限为4.3年。

虽然我们有必要设置分界点从而便于将研究人群划分为两个可比组,但Chiu承认,将“步行评分”90分作为划分依据确实高了些。然而,她说额外的分析结果显示,将分界点定为70分和50分得到的剂量-反应关系更为明显,但这些分析结果并未在EHP这篇文章中展示。“所以,那些从低步行性社区搬到“步行评分”大于90分社区的居民,高血压发病率的差异最大,搬到“步行评分”超过70分社区的居民,高血压发病率的差异略有缩小,而搬到步行得分50分社区的居民,高血压发病率的差异甚至更少,”她说道。

Hirsch承认,在步行评分90分的社区我们看不到行为与健康的积极变化。但是“如果一个人从“步行评分”为0的社区搬到步行得分为69分社区会怎么样?这是一个相当大的跳跃,”她说。“在这一研究中,在那些搬迁后步行评分只增加10分的居民中,我们发现了步行增加和肥胖减少间存在的关联。”

作为一种结合了目的地和街道特点的综合评估方法,“步行评分”并不包括一些可能会影响人们决定步行的美学特征信息,如人行道、林荫和除雪。已有其他研究表明,人们对所居住社区的感知和社区的实际特征一样重要,前者可能更为重要一些。

虽然“步行评分”目前还不是城市规划的简易工具,Chiu认为,该项研究结果表明,规划者在开发社区时需要考虑到社区的可步行性。她说,“如果社区在规划时即考虑到可步行性问题,那么越来越多的人就会选择走路这一出行方式,相对于开车出行,步行是一种更为愉快的选择。”

PDF格式

Nancy Averett, 居住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专门撰写科学和环境的文章,其文章发表在《太平洋标准》(Pacific Standard)、《奥杜邦》(Audubon)、《发现》(Discover)、《环境杂志》(E/The Environmental Magazine)及其他出版物上。

译自EHP 124(6): A112 (2016)

翻译:张蕴晖

*本文参考文献请浏览英文原文

原文链接

http://dx.doi.org/10.1289/ehp.124-A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