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HP Chinese Edition

EHP 中文版

红肉与结直肠癌
探索杂环胺与肿瘤的关联

July 7, 2017 论文选读 Comments Off on 红肉与结直肠癌
探索杂环胺与肿瘤的关联

PDF格式

流行病学研究发现,食用红肉,尤其是经过烧烤或处理的红肉,与结直肠癌风险的增加有关。肉类中的杂环胺(HCAs)和其他烹饪相关的诱变剂是引发癌变的几个可能因素。在一项新的研究中,研究人员主要关注人类饮食中的三种关键HCAs,即2-氨基-3,8-二甲基咪唑并[4,5-f]喹啉(MeIQx)、2-氨基-3,7,8-三甲基咪唑并[4,5-f]喹啉(DiMeIQx)和2-氨基-1-甲基-6-苯基-咪唑并[4,5-b]喹啉(PhIP)。虽然总体上HCA估计摄入量与大肠癌不相关,但从红肉(不是白肉)中摄入PhIP最多的那些人存在近端结肠癌增加的风险,包括盲肠和横结肠和横结肠肿瘤。

烤炉上的热狗

一些研究表明,人们可能会减少他们接触肉类中HCAs的风险:避免在很高的温度下烹饪,特别是 长时间的烹饪;在高温烹制肉类之前先用微波炉预烹制;在高温烹制时不断翻动肉类食品;食用前 去掉烧焦部分的肉;用香料防止肉类烹饪时水分丢失并使肉变得美味多汁。 © Kenneth Sponsler/Shutterstock

“营养流行病学中最一致的发现是,红肉摄取,特别是加工后的红肉,与结直肠癌的风险增加存在关联,”位于加利福尼亚奥克兰的凯撒医疗集团(Kaiser Permanente)的科学政策主任Lawrence Kushi说道。他并没有参与这项工作。他认为,这些发现是美国癌症协会(American Cancer Society)和世界癌症研究基金会(World Cancer Research Fund International)建议限制红肉和加工肉类的摄入的主要依据,也是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将加工肉类定为I类人类致癌物的依据。

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的高级研究员、论文的共同作者Kana Wu认为,尽管缺乏强有力的阳性关联,但建议少吃红肉和加工肉类仍然很有意义。Wu说:“在这一点上,我们不能排除HCAs或任何烹饪相关的肉类诱变剂在大肠癌发展中的作用。”只有少数前瞻性研究观察了HCAs和结肠癌之间的关系,但结果是不一致的。“对于每一个观察性研究来讲,都不能排除暴露错分的可能,”Wu说道。

研究人员使用了卫生专业人员随访研究(Health Professionals Follow-up Study)中29615名男性和护士健康研究(Nurses’ Health Study)中65785名女性的数据。1996至2010年间,共有418例男性大肠癌病例和790例女性大肠癌病例。研究人员询问参与者他们烹调肉类的方法,他们通常食用肉类的外观(从“焦黄”到“黑/烧焦的”),以及他们吃肉的频率。他们使用国家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开发的软件工具CHARRED(疾病流行病学研究中的杂环胺计算资源)分析了这些数据。这一工具使得研究人员可以根据参与者的肉类消费量来估算他们所摄入的肉类诱变剂的量。

HCAs仅仅是可以用来解释肉类和癌症关系的可能机制之一。Wu说,尚未有其他机制的研究,如血红素铁(来源于膳食,主要存在于血液和肉类中的铁元素)。红肉富含血红素铁,后者已被证明会导致大鼠的癌前病变。烤肉也能产生致癌多环芳烃,这可能与食品中的HCAs作用是一致的。

烹饪相关致突变物在120~230°C温度时产生,这是烧、烤、炒肉所需的温度。与之不同的是,水煮肉,如炖肉和肉汤,仅需要98~120°C的温度即可。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的访问学者、文章的第一作者Ngoan Tran Le说:“这使得肉类几乎不含任何由于烹饪、加工和食物准备而产生的致癌物质。”不过,他补充道,水煮这种烹饪方式“不一定能消除潜在致癌物,例如血红素铁。”

PDF格式

Carol Potera,来自美国蒙大拿州,为《微生物》(Microbe)、《遗传工程新闻》(Genetic Engineering News)、《美国护理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Nursing)撰写文章。

译自EHP 124(10): A189 (2016)

翻译:张蕴晖

*本文参考文献请浏览英文原文

原文链接

http://dx.doi.org/10.1289/ehp.124-A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