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HP Chinese Edition

EHP 中文版

野火烟雾带来的健康影响

September 22, 2017 原文导读 Comments Off on 野火烟雾带来的健康影响

PDF格式

在全球范围内,荒野之火的发生频率和严重性日益增加,在引起这种现象的众多因素中,气温和降水模式的变化是与气候变化相一致的。除了迫在眉睫的死亡威胁之外,荒野之火使人们暴露于烟雾中的一系列有害污染物中。虽然其中的许多单一污染物对健康的影响已被研究得较为透彻,包括一氧化碳、二氧化氮、颗粒物等等,但是野火的烟雾吸入所带来的公共卫生影响却难以衡量。在一篇新发表的综述文章中[EHP 124(9): 1334–1343 (2016) Reid CE, et al.],研究人员提出的证据表明,野火烟雾暴露增加了总死亡率和多种呼吸系统问题。

一个男人站在房顶观看不远处的山火

2013年5月3日发生于加州卡马里奥市附近的春泉火灾(Springs Fire)。一篇新的综述得出结论,有确凿的证据表明野火烟雾会加重哮喘和慢性阻塞性肺病。
© David McNew/Getty Images

作者回顾了53个评估野火烟雾与死亡率和发病率关联的流行学研究。他们特别关注了呼吸系统、心血管系统、精神系统和围产期健康的研究。

文章的第一作者、哈佛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Harvard University’s Center for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Studies)的环境流行病学家Colleen E. Reid说:“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全因死亡率风险的增加与野火烟雾有关。”例如,估计全球平均每年33万9千人的过早死亡可归因于野火烟雾。她继续说道:“但是,关于具体的死亡原因,目前证据尚不一致。所以,不管这些人是死于呼吸系统还是心血管系统疾病,甚至更具体的死亡原因,我们都不知道。”因此,需要进行更大规模的人群调查,以便更好地查明死亡的具体原因。

关于野火烟雾引起的疾病,Reid说,有确凿的证据表明野火烟雾可增加哮喘和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加剧的风险。“这个发现值得引起关注,” 加州圣地亚哥Kaiser Permanente医疗中心的过敏和免疫学家Kevin Tse说道,他不是该篇综述的作者,但对野火产生的污染物对哮喘的影响做过研究。他说:“呼吸问题可能会加速发病和死亡,因此高危人群可能要对搬到一个可能发生野火的地区做出重新考虑。”

Reid指出,一些研究也报道了野火污染物暴露和呼吸感染增加有关,然而,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才可以建立两者间的因果关系。同样,这篇综述仅仅发现了野火污染对心血管疾病、精神健康和围产期健康影响的非决定性证据。

Reid说:“有几项研究发现院外心脏骤停的发生率有显著增加,但大多数研究对其他心血管疾病(如高血压或缺血性心脏病)未发现显著证据。这方面的研究太少了,而那些已经完成的研究结果并不一致。”

作者指出,这篇综述的亮点是回顾的研究中包括了持续时间较长的高暴露事件,对居住在经常发生火灾地区的大样本人口进行了评估,并利用了健康结局的通用指标,例如哮喘药物的处方资料。

在研究的选择纳入方面,作者根据样本量大小、暴露评估方法、是否控制混杂因素和是否采用客观健康指标等条件评估了各研究的偏倚风险(即研究设计的系统误差)。但人群研究的偏倚有多种形式,尽管研究人员尽了最大努力,也是不可能被全部控制。Tse说:“例如,火灾时的风向和风量等都会引起PM10和PM2.5的显著扩散,影响到离野火中心很远的地区。值得注意的是,那些有哮喘和慢性阻塞性肺病的患者可能在野火发生的时候更为迅速地撤离家园,因此不会在火灾最严重的地区造成大规模的发病和死亡。”

他补充说:“与大多数回顾性研究一样,尽管研究人员已尽其所能地使用现有的数据,但野火研究中仍存在许多不确定的结果,因为这些偏倚是不可避免的,有些人甚至会说是自然存在的。”

从保护公众健康的角度来看,Reid和他的同事得出结论,需要更多的信息才能设置触发公共卫生警告或干预的烟雾阈值。首先,需要更好地了解不同程度的野火排放对健康的影响途径。同时,要识别最容易受到烟雾暴露所造成的健康影响的敏感人群,这也非常重要。

PDF格式

Nancy Averett,居住于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市,为科学和环境杂志撰稿。她的文章曾刊登在《太平洋标准期刊杂志》(Pacific Standard)、《奥杜邦》(Audubon)、《探索》(Discover)、《环境杂志》(E/The Environmental Magazine)以及其它一系列刊物上。

译自EHP 124(9): A166 (2016)

翻译:张蕴晖

*本文参考文献请浏览英文原文

原文链接
http://dx.doi.org/10.1289/ehp.124-A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