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HP Chinese Edition

EHP 中文版

让美容变得更健康:减少个人护理产品中潜在环境内分泌干扰物的暴露

December 15, 2017 原文导读 Comments Off on 让美容变得更健康:减少个人护理产品中潜在环境内分泌干扰物的暴露

PDF格式

Irene Vera是加利福尼亚州萨利纳斯市(Salinas)的高中生,她是青年社区理事会(Youth Community Council)的一员,这是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萨利纳斯母亲和儿童健康评估中心(Center for the Health Assessment of Mothers and Children of Salinas, CHAMACOS)的项目。该项目旨在通过研究、教育和宣传,培训当地青年成为环境卫生领导者。通过青年社区理事会这个项目,Vera了解到个人护理产品中潜在的内分泌干扰物。她与理事会成员协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环境健康专家Kim Harley一起,研究青少年女孩如何接触这些化学物质,以及如何采取措施逐步降低暴露量。

Irene Vera(左)和青年社区理 事会其他成员在 HERMOSA 研究中担任研究助理工作。 © Kimberly Parra

萨利纳斯青少年化妆品健康与环境研究(Health and Environmental Research on Makeup of Salinas Adolescents, HERMOSA)测量了拉丁裔青少年对化妆品和其他个人护理产品中某些邻苯二甲酸酯、对羟基苯甲酸酯、三氯生和苯并三嗪的暴露情况(hermosa在西班牙语意为“美丽”)。这些化合物在动物和细胞研究中显示出内分泌活性。

女性比男性更多地暴露于邻苯二甲酸盐和对羟基苯甲酸酯,因为女性比男性使用更多的个人护理产品。与成年女性相比,青少年时期的女孩倾向于使用更多的个人护理产品,每天平均有17种不同的产品,而成年女性则为12种。

然而,目前尚不清楚这些风险是否真的会对人类产生危害。Harley说:“我们不清楚这些化学物质是否有长期的健康影响,但我们有理由对青少年女性担忧,因为她们在快速生殖发育期间大量使用这些产品。”

由个人护理用品产生的个人总体暴露量并不明确。寂静的春天研究所(Silent Spring Institute)主任Ruthann Rudel说,对羟基苯甲酸酯、邻苯二甲酸酯、苯并苯酮-3和三氯生被广泛使用。Rudel说:“化学品使用非常普遍,我们很难搞清楚哪种暴露方式最影响暴露量。”她并未参与该项研究。

Vera和青少年社区理事会的其他青少年参与了研究的各个方面,从招募参与者到分析数据。学生们邀请朋友和同学参与,最终100份样本均来自Salinas地区的拉丁裔女性青少年。所有女孩均受到过内分泌干扰物潜在风险的教育,以激励她们参与和遵守研究规程。

对于同意参加的女孩,研究组提供了个人护理产品的替代产品,并指导女孩们使用这些替代品3天。研究人员根据产品成分列表是否包括三氯生、BP-3或对羟基苯甲酸酯,选择替代产品。邻苯二甲酸酯虽不在成分列表中列出,但它们通常存在于香味产品中。所以研究人员避免选择产品成分中列出“香料”的作为替代产品,除非上面特别注明没有邻苯二甲酸酯。

在这3天的开始和结束时收集尿样。尿液样本的分析表明,超过90%的HERMOSA参与者在开始使用替代产品之前,体内的邻苯二甲酸酯类、对羟基苯甲酸酯类和二苯甲酮类的含量均达到可检出的浓度,且其中大多数参与者体内这些物质的浓度高于美国一般人群中青少年的平均浓度。

在使用替代产品3天后,参与者尿液中的对羟基苯甲酸甲酯和丙基丙酯浓度分别下降了43.9%和45.4%,邻苯二甲酸单乙酯下降了27.4%,三氯生降低了35.7%。另一方面,在大约一半的参与者中观察到了丁基和对羟基苯甲酸乙酯的浓度增加。作者猜测,这些化学品可能是替代产品中无意混入的污染物或未标记的成分,并承认他们无法确保替代品不含对羟基苯甲酸酯。

这些结果表明,消费者的选择可能会对研究化合物的暴露情况产生影响。Harley说:“令我们高兴的是,3天之后,大多数参与者尿液化合物含量下降了25~45%。当我们开始这项研究时,还未看到其他研究能表明改变个人护理用品和化妆品的种类会降低体内的化学物质的含量。”

华盛顿大学环境卫生学专家Sheela Sathyanarayana并未参与该项研究,但高度赞扬了该研究的实施方法。Sathyanarayana说:“这是一项非常好的研究,所用的方法非常巧妙地让研究者参与到自己的研究中去,这增强了研究的质量。”

Vera现在是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的二年级大学生,该项目激发了她想从事环境法律和政策方面工作的愿望,也影响了她对自己选择的个人护理产品的思考。“在这个项目开始之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化学物质,也没有关注过自己护理用品上的成分表,”她补充道,“由于参与了这项工作,我已经把自己的面部、头发以及身体的护理用品替换成化学物含量低的产品。”

PDF格式

Carrie Arnold是一位生活在弗吉尼亚州的自由科学家。她的作品发表在《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发现》(Discover)、《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史密森尼》(Smithsonian)等杂志。

译自EHP 124(10): A188 (2016)

翻译:张蕴晖

*本文参考文献请浏览英文原文

原文链接

http://dx.doi.org/10.1289/ehp.124-A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