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HP Chinese Edition

EHP 中文版

追赶新型农药的步伐

December 15, 2017 原文导读 Comments Off on 追赶新型农药的步伐

PDF格式

在2000年之前,无论是农民还是其他人,对于新烟碱类化学物质几乎是一无所知的。然而目前这类物质已经成为全球使用最广泛的农药类杀虫剂。有证据表明,这类物质给蜜蜂产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尽管人们也通过水果蔬菜广泛接触这类物质,但是根据《环境与健康展望》(EHP)上发表的综述,目前几乎没有关于新烟碱类物质对于人类健康的潜在影响方面的研究。

小女孩在吃橘子

新烟碱类杀虫剂对于保护橙树幼苗 免受称为柑橘绿化症的致命疾病威 胁至关重要。而使用杀虫剂(特别是 在橙树上使用)可能会威胁到蜜蜂繁殖,因为橙花对于授粉虫媒非常 具有吸引力。同时,我们对新烟碱类 杀虫剂对人类的影响还知之甚少。 ©Kenishirotie/Shutterstock

米尔肯研究所(Milken Institute)公共卫生学院环境和职业健康系主任Melissa Perry是这篇综述的责任作者。她说:“15年来,我们从不使用到广泛使用这类农药,它在市场占有率上升很快。我们根本来不及进行毒理学实验和使用环境暴露分析方法去快速评估它对人体健康的影响。”

Perry和同事们所撰写的这篇综述是基于2005–2015年间发表的关于新烟碱类杀虫剂对人类健康影响的流行病学研究。Perry说,令人惊讶的是,总共只有8项研究符合他们的参数要求,其中4项是急性暴露研究,包括意外或故意的自我中毒,4项是慢性环境暴露研究。

目前尚未有把新烟碱处理的产品作为主要暴露途径的环境暴露研究。然而,有2项研究观察了农业领域空气和水接触的风险,1项研究则评估了接触宠物使用跳蚤和蜱药物情况的暴露。第四个没有聚焦于单个途径,而是通过测量尿液中的新烟碱啶虫脒代谢物N-去甲基 – 啶虫脒(DMAP)的水平来评估暴露状况。

他们全面评估了各研究的结果。对养殖新烟碱杀虫剂处理的幼苗的人群进行的一项小型研究未发现职业暴露与不良健康影响之间的关联,而另一项研究报道发现57例新烟碱摄入者中有2人死亡。慢性研究报道了新烟碱类暴露与一些健康结局间的关联,包括先天性心脏缺陷、脑畸形和自闭症谱系障碍。另一项慢性研究发现,具有特定症状的患者,例如记忆丧失和手指震颤,更容易接触新烟碱类物质。

作者还对研究的内部有效性或偏倚风险进行了评估。此处的“偏倚”不是指有意的影响,而是指可能无意地将研究结果引向另一方向的任何因素。他们评估了与研究设计及报告相关的9个方面的偏倚风险,并发现了8项研究中的方法学上的缺陷,代表了总体上“可能的高偏倚风险”,并且在调查结果中警示了“低到中等的可信度”。这8项研究仍然保留以方便综述研究。

尽管对于使用量的估计有所不同,但一般认为,大多数玉米、至少三分之一的大豆和各种其他谷类作物、油料作物、水果和蔬菜都被施用了新烟碱类农药,主要是通过种子包衣和土壤注射施药。这些化学物质是作用于植物整体,即它们被植物吸收主要是通过根部,然后在整个组织中循环,杀死以其为食的敏感昆虫。残留化学物并不能通过清洗被去除,因此便被消费者直接摄食入体内。

综述的共同作者Abee Boyles是国家环境卫生科学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Environmental Health Sciences)的一名科学家,她协助促进偏倚风险评估方法并评估其实施情况。在2015年末,她还与Perry合作,在国家毒理学计划(National Toxicology Program)启动了一个新项目,旨在从更广泛的角度评估新烟碱类杀虫剂对人体健康影响研究的进展,其中包含了本篇综述中剔除了的体外实验及动物实验结果。这份研究报告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发布。

Boyles说:“新烟碱类物质作用的靶动物是非常特殊的昆虫。但我们并不清楚,它是否会在较低水平下潜在地影响人类。所以我认为问题在于,是否有其他我们还没有找到的潜在影响?”

Charles Benbrook是农药专家和前华盛顿州立大学(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教授。他认为,考虑到新烟碱类主要作用于昆虫,以及尼古丁(新烟碱类杀虫剂类似物)能够影响人类,因此新烟碱类对人类神经的影响应该是今后研究的重点。他还指出,需要评估产前接触新烟碱类药物及与其他除草剂和杀真菌剂联合接触可能产生的协同作用,他说:“几乎所有的美国人每天都会发生这种混合暴露的情况。”

Benbrook说,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目前认为新烟碱类物质对哺乳动物的风险相对较低。然而,农药登记要求的研究表明,虽然这些化合物对哺乳动物的毒性比昆虫小,但在动物研究中仍应注意其毒性效应。最近的实验室和生态现场研究表明,新烟碱类化合物可以在亚致死剂量下对哺乳动物具有不良影响,而与母体化合物相比,一些新烟碱代谢物可能有毒或毒性更大。

Benbrook说,“现在重新考察新烟碱类的人体健康影响是非常关键的,尤其是着重于低剂量内分泌效应。因为如果目前的风险评估是基于不切实际的高参考剂量,那么将引起对许多杀虫剂注册的质疑,而这些正是在管理重要的水果和蔬菜方面最受重视的杀虫剂。”

PDF格式

Nate Seltenrich, 主要在加利福尼亚州Petaluma从事科学和环境相关工作。他的文章刊登在《高乡新闻》(High Country News)、《塞拉利昂》(Sierra)、《耶鲁环境360》(Yale Environment 360)、《地球岛日报》(Earth Island Journal)及其他地区和国家出版物上。

 

译自EHP 125(2):A41-A42 (2017)

翻译:张蕴晖

*本文参考文献请浏览英文原文

原文链接

http://dx.doi.org/10.1289/ehp.125-A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