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HP Chinese Edition

EHP 中文版

增进儿童健康:努力减少有害环境暴露

July 10, 2018 聚焦 Comments Off on 增进儿童健康:努力减少有害环境暴露

男孩在玩玩具

1966年成立的国立健康科学研究院健康分部(即现在的国立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NIEHS)标志着我们 开始特别关注环境健康领域。这个新部门的使命是“更好地理解人体对现代生活中日益增加的化学、物 理、生物及社会环境影响的反应这一复杂而相互关联的现象”,但是直到1990年代后期13045号行政 令签署之后,才真正开始研究儿童环境暴露的特殊性及其特别易感性。Image: © Shanina/iStockphoto.

PDF格式

随着儿童癌症、神经发育障碍及其他环境暴露相关疾病的发病率上升,有人指出儿童已经成了现代社会中的煤矿金丝雀。全球已有许多研究专门关注儿童环境健康问题。在美国,1997年签署的13045号行政令——责令联邦机构鉴别与评估儿童环境健康风险——是启动这一研究领域的催化剂。该行政令促成了多个联邦政府资助的研究项目,包括儿童环境健康和疾病预防中心计划(Children’s Environmental Health and Disease Prevention Centers Program)、儿童健康暴露分析资源(Children’s Health Exposure Analysis Resource)以及儿童健康结局环境影响项目(Environmental Influences on Child Health Outcomes)。

这些以及其他项目可以使我们更好地理解儿童尤其容易受环境影响。专家们不断强调,应该通过儿童教育、医疗保健及其他服务的众多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协调与合作,将研究结果转化为实际行动。这也是儿童健康倡议团体及专业组织的宗旨:将研究成果付诸实践。

儿童特殊的脆弱性

众所周知,儿童在化学物质暴露方面比成年人更容易受影响。数十年的研究表明,发育中的胎儿及婴幼儿尤其脆弱。关键发育阶段的有害暴露可能对个体产生终身影响,甚至可能通过表观遗传变化影响其后代。此外,低收入家庭及少数族裔在环境危害暴露及补救措施速度方面通常处于劣势。

儿 童 基 本 上 无 法 选 择 日 常 的 环 境 暴 露 ,这 不 仅 取 决 于 父 母 ,也 取 决 于 涉 及 儿 童 所 处 环 境 的 众 多 相 关 部 门 ,以 确 保 这 些 环 境 尽 可 能 保 护 人 们 的 健康。Image: © Loisjoy Thurston/Alamy Stock Photo.

此外,儿童对他们所处的环境暴露没有掌控权。父母和其他监护人决定了家庭、儿童看护以及学校的环境条件,决定了他们如何去学校、吃什么食物、去哪里参加活动以及活动内容等。儿童可能在这些日常活动中不可避免地暴露于周围的有害化学物质,包括家用清洁剂、院内的杀虫剂、房间内的含铅油漆、睡衣中的阻燃剂等。

研究成果转化专家早就呼吁涉及儿童环境的社会各行业应该协调努力。这些行业覆盖了众多领域,包括联邦及州政府、政策制定者、企业利益、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公共卫生研究人员、城市规划者、非营利性倡议组织、受影响社区、家庭、媒体、研究及慈善行业资助人、农业、制药、交通及教育行业。

非盈利性倡议组织“儿童环境健康网”(Children’s Environmental Health Network)于2015年发布了《儿童环境健康保护蓝图》(Blueprint for Protecting Children’s Environmental Health),概述了保护儿童健康、创建一个以儿童为中心的可持续社会的行动步骤。蓝图规划使用了术语“有影响力的家园”,以囊括并整合所有有助儿童健康的因素、实践及服务。儿童环境健康网项目经理Kristie Trousdale解释说,该术语涵盖了儿童日常活动场所(即“家园”)如儿童保育设施、游乐场及汽车站等,以及可以影响儿童环境健康的来自不同领域的利益相关群体。

“我们的目标是打造一个健康的‘有影响力的社区’,不仅通过跨部门预防措施,而且要携手所有利益相关者把这些健康‘家园’汇聚成安全健康的社区,”Trousdale说道,“只要大家共同努力,就可以创建这样的社区。”

Trousdale与其同事、儿童环境健康网执行主任Nsedu Obot Witherspoon呼吁这些“有影响力的家园”应该携手努力。他们在2017年的一篇

“儿科环境健康专业组织”(Pediatric Environmental Health Specialty Unit)网络为医疗保健人员、学校员工及家长提供众多有关环境健康的资源。 例如其中一个实况表中讲解了如何使儿童安全重返洪灾疏散地区。Image: Photograph courtesy of U.S. Army; text © Pediatric Environmental Health Specialty Units.

摘要中写道:“很多这些‘家园’各自的工作很出色,但这样会导致重复劳动以及宝贵的资源流失,以至于无法最终实现长期目标。”

医疗保健行业

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可以成为有效保护儿童免受有害暴露的第一线资源,但是目前很少有人接受过环境健康方面的培训。例如,在西北太平洋地区进行需求评估时发现,负责农药暴露高风险儿童的卫生保健人员只有50%接受过农药健康影响培训,接受过与儿童相关农药知识培训的人更少。

1998年,有毒物质与疾病登记署(Agency for Toxic Substances and Disease Registry)和美国环保署共同组建了两个“儿童环境健康专业小组”(Pediatric Environmental Health Specialty Units),以便更好地为医疗保健人员提供环境暴露知识培训,帮助受到暴露危害的社区与家庭。现在已有13个这样的专业小组向社区家庭推广儿童环境健康危害的预防、诊断、管理及治疗。

“任何人都可以打电话给一位经过公共健康培训的案例管理员,咨询与儿童环境健康或暴露有关的任何问题,如有需要甚至可以得到临床护理,”Witherspoon说道,“虽然儿童环境健康专业小组的预算非常有限,还需要更多支持与员工,但他们确实可以为社区提供服务,然而很多人却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服务。”

3 个主要生殖医学学会就减少产前及幼儿有害环境暴露发表了正式声明,其中包括建议妇产科医生向患者 讲解关于有害环境暴露可能影响其胎儿的知识。Image: © Chinnapong/Shutterstock.

联邦政府还于1998年成立了“儿童环境健康与疾病预防中心项目”(原名为“儿童环境健康中心”),由环保署和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Environmental Health Sciences, NIEHS)共同资助。共有14个这样的儿童环境健康中心,总部均设在全美研究型医院及大学内。该项目目标明确:推动基础研究成果转化,提高对环境健康危害的检测、治疗及预防意识。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每个中心都有一个项目专注于社区推广与研究成果转化。这些项目鼓励公众、社区、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及国会议员参与研究及其他活动。

“我们有一个类似于‘有影响力的家园’概念的研究转化项目,”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儿童环境健康中心项目——隶属该校环境与生殖健康项目(Program on Reproductive Health and the Environment)——主管Tracey Woodruff说道。“确认所有因素以及如何加以利用至关重要,”她指出,“研究确实很重要,但这只是促成实际行动的因素之一。”

专业协会

为了普及至更多的医疗保健人员,Woodruff以及环境与生殖健康项目的同事和3大医疗保健行业协会——美国妇产科协会(American Congress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美国生殖医学学会(American Society of Reproductive Medicine)、国际妇产科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Gynecology and Obstetrics)——密切合作,撰写关于急需降低产前及幼儿有害物质暴露的正式提议。

由美国妇产科协会与生殖医学学会共同组成的一个联合委员会于2013年发表了一项意见书,概述了怀孕期间有害物质暴露可能导致母亲及儿童的众多不良后果。该意见书鼓励从业人员采取干预措施,降低病人暴露风险;同时强调了希波克拉底誓言(Hippocratic oath)遵循预防原则,提议环境决策应以预防原则为指南。该联合委员会意见书还强调应特别关注受忽略的女性及儿童,由于社会经济地位的缘故他们更易遭受环境暴露危害。

国际妇产科联会于2015年发布了一项声明,对有毒物质暴露性质与程度及其相关健康及经济负担进行了评估:每年大约数百万人死亡,经济损失达数十亿美元。例如,2012年空气污染造成全球约700万人死亡;预计2005~2020年间,非洲农场工人农药中毒所产生的医疗费用及生产力损失将高达660亿美元。

孕前及产前有毒物质暴露对儿童尤具危害性,因此国际妇产科联合会敦促所有生殖健康专业人员努力降低妇女及儿童暴露风险,并为医疗保健人员提供了4项建议:提倡a)预防有毒物质暴露的政策;b)健康食品体系包括饮水;c)环境健康纳入医疗保健体系;d)环境公义,以此降低少数族裔及低收入社区相对较高的暴露风险。

尽管医疗保健专业组织正对各种问题进行考量,但Trousdale认为想要说服临床医生支持该倡议,还需要更多努力。为了满足这一关键需求,儿童环境健康网为医疗保健人员创建了一个由12个模块组成的免费网络课程。其中一个模块是关于倡议行动,Trousdale认为可以帮助医疗保健人员理解作为临床医生如何表达自己的意见,预防环境暴露相关疾病。

商业部门

商业界同样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并把握机遇。“满足消费者对产品更安全的需求是明智的生意之道,”美国可持续商业理事会(American Sustainable Business Council)——宗旨为促进企业与企业协会共同努力推动可持续经济发展——创始人兼主管David Levine说道,“我们认为应着眼于3个关键因素——人力、环境与利润,企业在承担社会责任的同时仍然可以盈利。”

正如Levine所说,“没有哪个父母会走进一家商店说,‘我要买含危险化学物质的产品。’”大多数消费者认为,如果一个产品已经摆上了货架,那么制造商和政府已经共同确保了其安全性。他指出其实并非总是如此,但是纠正这种情况为可持续商业理事会成员提供了诱人的发展前景。

“我们努力说服人们这是企业发展的一个大好机遇,”Levine说道。可持续商业理事会报告显示,绿色清洁产品市场(2007~2011年间平均每年增幅20%)和个人护理产品市场(2012~2016年间平均每年增幅10%)持续增长,预计2009~2030年间绿色建筑产品市场涨幅可达2000%。“一个重视儿童与家庭的社会有利于整体经济发展,”Levine补充道。

Levine希望商业界支持可持续发展政策。“我们经常看到企业制定了可持续发展策略,然而却会反对那些强制执行的政策,”他说道,并举了一个反对披露产品成分的例子,生产商的理由是产品成分属于商业机密。“既然每家企业都声称他们可以估算出竞争对手的产品成分,那又何必反对联邦及州政府部门立法披露产品成分呢?”

发展最终取决于经济力量。“定性和描述信息很重要,而将其转化为关键策略可以改变决策过程,”研究儿童哮喘经济成本的马萨诸塞大学阿姆赫斯特分校(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教授Sylvia Brandt说道,“与其谈论儿童疾病,我们更应该探讨健康儿童带来的经济收益。”

学校与幼儿园

大约1100万5岁以下的美国儿童不是由家人照料,他们白天在各类早教设施——幼儿园、托儿所、家庭育儿项目——中度过。这些场所的儿童环境暴露风险也未受到足够重视,儿童环境健康网正试图改变这一状况。“我们的目标是支持与教育各级儿童保育专业人员,包括培训师、儿童保育员、健康顾问、护士、资质认证人员以及所有与儿童保育相关的人员,”儿童环境健康网“生态健康儿童保育项目”(Eco-Healthy Child Care®)主管Hester Paul说道。

制 造 商 和 零 售 商 开 始 逐 步 意 识 到 ,许 多 消 费 者 非 常 看 重 产 品 成 分 透 明度以及是否含有有害化学物质 。Image: EHP.

生态健康儿童保育项目的工作人员建议这些早教设施认真了解儿童在这些场所的环境暴露情况。“生态健康儿童保育项目资源、培训与技术支持基于经验性研究,提供的信息通俗易懂,”Paul说道,“只要价格合理且现实可行,这些儿童保育机构非常希望实行生态健康的措施。”

早教设施需要符合30项简单、低成本或零成本的环境健康最佳实践中的至少24项,即可由儿童环境健康网认证为符合生态健康标准,有效期2年。Paul表示,这些早教设施开始审核程序时的起点不同,有的从未考虑过一些措施,例如去除地毯、只使用经第三方认证的绿色清洁器、用玻璃奶瓶等。而有的却在多年前就已经着手采取这些措施。目前已有大约550家早教设施获得认证。

儿童环境健康网与两个国家资质认证协会——“早教领导者协会”(Association for Early Learning Leaders)和“全国幼儿教育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Education of Young Children)——开展合作,以扩大其范围和影响力。在州儿童保育资质法规的基础上,这些组织为儿童保育设施制定了额外的质量标准。“在与生态健康儿童保育项目合作之前,有关环境健康的认证标准根本不足以保护儿童的健康与福祉,”Paul说道。

生态健康儿童保育项目与早教领导者协会以及全国幼儿教育协会建立了合作关系,更新现有的环境健康认证标准并设立新标准。全国幼儿教育协会的更新标准于2017年4月生效,而早教领导者协会于年底发布其更新的认证标准。

儿童环境健康网正与“全国家庭儿童保育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Family Child Care)合作更新其标准,同时还计划支持一个超越儿童保育资质法规要求的促进质量标准的框架体系——“质量评分改善系统”(Quality Rating Improvement Systems)。生态健康儿童保育项目还计划与供应商合作,帮助他们为一些物品如清洁用品、软质塑料牙胶及玩具等提供环保替代品。

符合 30 项最佳儿童环境健康实践中至少 24 项的早教设施即可由儿童环境健康网授予“生态健康”认证。其中
一项是避免使用经铬化砷酸铜处理过的木材建造游乐场设备,或者每年重新封装这些设施 。
Image: © Helen Sushitskava/Shutterstock.

对于年龄稍大的儿童,“健康学校网络”(Healthy Schools Network)——1995年成立的一个非政府组织——帮助协调多个部门工作。该组织强调家政措施、校内使用材料的采购,以及为学校设计、施工及选址设立儿童安全标准等等。健康学校网络与环保署及美国疾控中心建立了合作关系,与国会以及其他非政府组织合作,并在其网站上维护着一个教育资源交流中心。

创建“有影响力的社区”

影响儿童所处环境的因素远远超出我们现在探讨的范畴。私人基金会资助研究项目,分区部门决定哪里可以建学校及住宅,建筑商和房屋主管部门决定建筑材料质量及住宅区位置,代码执法机构可以决定法规执行力度,媒体决定报道什么文章,消费者则可以通过购买的要求改变产品。这些因素都可以正面或负面影响儿童所处环境。

尽管社区机构之间协调合作对于确保最有效保护儿童至关重要,但资金与时间却是能否达成合作的制约因素。“大家都感觉到资源日益减少,”Trousdale说道,“人们很难找到合作所需的时间与资金,要符合工商业利益真的很难。”

“并不是不想合作,而是大家都很忙,”国立环境健康科学研究所主任兼国家毒理学项目主管Linda S. Birnbaum说道。她同意所有“有影响力的家园”需要共同努力。“人们不愿意接纳[一些利益相关者]例如工业界或企业,但我们需要他们加入共同寻找解决方案,”她说道,“为了实现健康儿童的目标,所有利益相关者携手合作是非常重要的。”

PDF格式
Wendee Nicole, 为《探索》(Discover)、《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以及其他出版物撰稿。

译自EHP 126 (1): 012001 (2018)
翻译:周江

*本文参考文献请浏览英文原文
原文链接
https://doi.org/10.1289/EHP2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