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HP Chinese Edition

EHP 中文版

叶酸和ASDs:预防农药暴露潜在影响的一种措施?

July 10, 2018 论文选读 Comments Off on 叶酸和ASDs:预防农药暴露潜在影响的一种措施?

PDF格式

产前暴露于某些家庭杀虫剂和农业杀虫剂与自闭症谱系障碍(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 ASDs)风险增加有关。同时,另一项研究表明,在妊娠早期服用叶酸(folic acid,FA)可以预防ASDs。在这两项研究结果的基础上,一项最近发表在《环境与健康展望》(EHP)的研究表明FA可能会减少——但不能完全抵消——与产前农药暴露相关的ASD风险。

ASD包括一系列的发育障碍,其特征是与他人交流及互动有障碍、重复性行为以及兴趣和活动受限。这些症状通常在2岁时出现,但这些疾病的基础可能在出生前就已经形成了。遗传因素似乎会影响ASD的发展,环境因素也已被认定能够增加ASD风险。

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公共卫生科学系(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 Sciences)的助理教授Rebecca J. Schmidt是这项新的研究论文的第一作者。他说:“许多基因已被认为是自闭症的危险因素,但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我认为自闭症的发病机制非常复杂,可能是基因与环境以及不同环境暴露之间的相互作用。当然,在所有的这些因素中,时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就致病时机而言,怀孕的头几个月是神经发育的关键时期。此时接触某些农药和母亲营养不良都与神经发育障碍的风险增加有关。众所周知,妊娠早期缺乏膳食叶酸(维生素B9)是中枢神经系统缺陷的原因。因此,补充FA已经成为一种标准的预防方法,FA补充剂是叶酸的一种合成形式。

该研究的数据来自儿童自闭症的遗传和环境风险研究(Childhood Autism Risks from Genetics and the Environment, CHARGE),一项基于人群的病例–对照研究。2–5岁之间的自闭症患儿和标准发育儿童被纳入该研究,母亲需要提供受孕前3个月其家庭农药使用、饮食,以及服用维生素及矿物质补充剂的信息。

该研究纳入了296名ASD儿童和220名标准发育儿童,以及他们的母亲使用FA补充剂的数据和估计的家庭农药暴露的数据。该研究的作者还根据加利福尼亚农药管理局(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Pesticide Regulation)收集的报告对这些母亲怀孕期间居住地的暴露情况进行了交叉参考,从而估计了农业农药的暴露。

研究人员比较了两组儿童各种类型的农药暴露(室内喷雾剂或雾化剂、宠物跳蚤和蜱产品、任何室内杀虫剂、户外喷雾剂或雾化剂、任何家用杀虫剂或是任何家用或农业农药)情况:一组是那些接触过某种农药并且有高或低FA摄入量的母亲(分别为每天摄入量至少800微克和每天摄入量低于800微克),另一组是那些没有接触过农药并且有高FA摄入量的母亲。对于每种类型的农药,有农药暴露且母亲FA摄入量低的儿童发生ASD的风险至少是无农药暴露且母亲FA摄入量高的儿童的两倍。

在美国育龄妇女中,补充剂摄入FA的量通常比饮食更大。该研究的作者没有调查所有膳食叶酸的来源,尽管他们的调查也包括了强化食品,包括谷物、早餐奶昔和蛋白棒。

“我认为这项研究的积极意义是,我们可以通过补充剂摄入不同的营养,从而在某种程度上预防与暴露相关的风险,”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生物科学系助理教授Marija Kundakovic说。Kundakovic未参与该项研究。

尽管如此,该研究作者仍然建议在怀孕期间避免接触农药。“即使这项研究支持叶酸可能会降低与农药有关的风险,但并不能完全消除风险,”Schmidt说。

一对年轻夫妇在挑选蔬菜

虽然美国的育龄妇女通常服用补充剂来补充叶酸,但是很多蔬菜、豆类和其他食物也能够提供这种重要的维生素。对于那些备孕的女性,在怀孕之前每天摄入大量的叶酸是尤其重要的。Image: © RyanJLane/iStockphoto.

使用确诊的ASD病例是该研究的一个优势,而该研究的缺陷包括自我报告的暴露信息偏倚、潜在的回忆偏倚、综合暴露数据的缺乏以及其

他因素造成的不可测量的潜在混杂。研究人员推测,这种潜在的保护机制可能涉及表观基因组,即一些小的化学修饰的集合,如甲基基团,它标记了遗传编码的语言并且影响基因表达和基因沉默。因为FA是一个甲基供体,这种机制需要在包括暴露测量的大型研究中进一步探索。

魁北克舍布鲁克大学(Université du Sherbrooke)的儿科学副教授Larissa Takser指出,这项研究以现有证据为基础,并且基于已知许多农药对人类有神经毒性。“现在我们需要做更多的人类研究,特别是前瞻性研究,去检验污染物和营养之间的相互作用,”她说,“ASDs的影响终其一生,我们应该在有前景的预防策略上投入更多的努力。”

PDF格式

Julia R. Barrett,硕士,生命科学编辑,居住在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市的科学作家和编辑。她是美国科学作家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ience Writers)会员和生命科学编辑委员会(Board of Editors in the Life Sciences)的成员。

译自EHP 125 (10): 104006 (2017)
翻译:张蕴晖

*本文参考文献请浏览英文原文
原文链接
http://dx.doi.org/10.1289/ehp2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