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HP Chinese Edition

EHP 中文版

噪声暴露的差异

July 10, 2018 论文选读 Comments Off on 噪声暴露的差异

PDF格式

噪声污染与心血管及神经系统的不良后果相关。它在城市和区域的分布不均衡,与其他很多环境有害因素相似,噪声往往更容易影响低收入及非白人群体。《环境健康展望》(EHP)新发表的一篇文章中,作者对美国环境噪声暴露的社会经济学不平等进行了初步评估。

研究人员首先对美国的噪声地图与美国人口普查中有关种族、受教育程度、收入(包括生活贫困线以上/下)、失业率、住房所有权及语言障碍(即14岁以上的家庭成员均不具有“良好”的英语表达能力)等数据进行对比。噪声地图由科罗拉多州立大学(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和国家公园管理局(National Park Service)合作完成,包含15年来在492个地点收集的150万个小时的声学数据。

总体上讲,在非白人居民比例较高及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人群中,夜间和白天的噪声暴露估计值较高。例如,该研究的作者发现,黑人居住率为75%的街区与无黑人居住的街区相比,噪声暴露估计值相差4.0 dBA;居住有50%的贫困线以下的居民的街区与无贫困居民的街区相比,噪声暴露估计值相差2.9 dBA。

声波入耳后转化为神经信号,大脑将其识别为噪声。不同个体在不同环境中对同一声音的大小感受可能不同。根据美国国家标准协会(American National Standards Institute)的噪声评估指南,3 dB升高代表声能增加一倍,而升高到5.5 dB时可能会使社区中因噪声而“暴躁”的居民比例增加一倍。

该研究的的第一作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博士后Joan Casey认为,虽然噪声的健康危害远不只这篇文章的研究范围,但是环境噪声暴露的差异确实会影响不同种族及社会经济地位的人群健康。“这也很好地解释了全美黑人与白人居民的健康状况有差异的原因,”她如此表示。

个体暴露的实际差距可能比研究预测的还要大。Casey解释道,“我们可能低估了人群噪声暴露差异的实际水平,因为高收入群体会比低收入人群采取更多的噪声防护措施,如装3层窗户或使用隔音材料。”

研究人员还进一步考察了市区范围的种族隔离是否与预期噪声暴露水平一致,这也是该研究的的创新点。与以往有关美国空气污染的研究类似,他们发现种族隔离程度较高的市区更嘈杂。尽管城市的白人聚居区与黑人、亚裔或西班牙裔聚居区相比环境更为安静,但是无论何种种族,噪声暴露水平与种族隔离情况相一致。

该研究的共同作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授Rachel Morello-Frosch表示,“在美国种族隔离程度较高的城市区域,跨越种族和阶层的政治权利差异会影响不合理开发土地的选址,包括大型工业或道路建设。”这可能造成噪声暴露的差异,并增加个体的噪声暴露。

飞机在住宅区上空

第一作者 Joan Casey 称,这项新发现可能低估了环境噪声暴露的个体差异,因为与低收入人群相比,高收入人群有更多的资源防避噪声。Image © v.schlichting/Shutterstock.

柏林洪堡大学(Humboldt University)的教授Tobia Lakes虽未参与这项研究,但她在2014年与这个团队共同撰写一过篇文章,探讨柏林的人口特征与噪声暴露之间的关联。她表示,“美国的研究似乎比我们在柏林开展的研究的结果更为清晰。我们预期能够得到一个较为明显的结果,并最终能反映噪声暴露的不平等性。” 但事与愿违,她参与的这项研究所收集的噪声数据未能捕获街区及楼宇水平的差异,而贫困人群大多居住在嘈杂的街道附近。

蒙特利尔大学(University of Montreal)的副教授Audrey Smargiassi最近研究了社会经济地位与环境噪声暴露之间的关联,她没有参与该项研究。她表示北美在环境噪声污染方面的研究与欧洲有一定差距,正迫切需要这样的研究成果。Smargiassi还表示,如果研究人员在进行人口学统计分析时纳入年龄这项因素,并在众多噪声指标中进行选择,这将有助于对美国和欧洲的研究进行对比。
该项研究的通讯作者、哈佛大学的Peter James认为这是一次初步探索。他表示,“用大型数据是我们初步的尝试,下一步我们打算进一步分析噪声暴露的差异是否与健康结局相关。”

PDF格式

Nate Seltenrich, 现居加州佩塔卢马市,从事环境与科学领域创作。他的作品曾发表于《高乡新闻》(High County News)、《塞拉》(Sierra)、《耶鲁环境360》(Yale Environment 360)、《地球岛杂志》(Earth Island Journal)及其地方及国家出版物。

译自EHP 125 (9): 094003 (2017)
翻译:杨 迪

*本文参考文献请浏览英文原文
原文链接
http://dx.doi.org/10.1289/ehp2471